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公告:本站已经启用在线播放,无需下载播放器即可快速观看,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www.av1918.com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4-07-30  来源:网络  阅读:加载中

>门房秦大爷的故事
(一)
“啊……啊……嗯……嗯……不要……不要啊……”
伴随着女性的娇柔喘息,一阵阵淫声浪语从房间里传了出来,丝毫不顾忌别
人是否会听见。
门外的秦大爷已站了雂[ ,透过门缝,可以清晰地看见两具赤裸的肉体正在
进行着盘肠大战。
秦大爷,本名叫秦一鸣,六十二岁,是师范大学女生宿舍二号楼的门房。由
于老伴已经过世,唯一的女儿和他的外孙又在外地,因此一个人住在门房里,管
理着女生二号楼每日的开启。
今天下午,秦大爷本打算去水房洗洗手,但路过127寝室时,却被声声娇
啼婉转吸引。门没有关严,留下了三、四公分的窄缝,足够让秦大爷看得很清楚。
清秀的女孩仰躺着,一个很帅气的男生站在床沿,胯下长达二十公分的阳具
不断出没在两片殷红的阴唇中,每次抽插都带出股股淫水。
“哦……好舒服啊……啊……明峰,你的……你的鸡巴太……太大了……把
小屄都塞满了……嗯……好美……嗯…嗯……啊!泄了……要泄了……啊……”
女孩突然尖叫起来,浑身颤抖,纤腰一阵狂扭,大股的淫水急泄而出,随着
大肉棒的抽送而被带出,弄湿了两人的阴毛,顺着屁股流到床单上。
男生用龟头紧紧顶在女孩的花心上,感受着阴精冲击和阴道壁收缩的快感。
待她高潮过後,才笑道:“这麽快就泄了,是不是很久没被男人插?是不是!是
不是!”他连说两声“是不是”,龟头也跟着连顶了两下。
“啊!”“啊!”女孩连叫两声,“你……你坏死了……谁让你的东西那麽
大……啊……啊……你……你又开始了……啊……哦………就不能让人家喘口气
麽……啊……用力……再用力插……美死了……哦…好酸啊……快活死了……”
女孩很快又沉浸在无边快感之中。
男生继续抽插起来,女孩的双腿被他压在了肩膀上,阴户更加高挺,龟头每
下都狠狠落在花心上,淫水而出,顺流而下,很快流满了她的屁眼,接着又流到
了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水滩。
女孩的淫叫混着“噗滋噗滋”的水声,回响在整个房间内。也不断传进正在
偷窥的秦大爷耳里,从第一眼开始,他就被这火辣的场面深深吸引。要知他是生
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本本份份的老实人,哪见过这等激烈的阵仗,只觉得口
乾舌燥热血上涌,就连沉寂多年的胯下之物也蠢蠢欲动。
“现在的年轻人啊!!”他叹息着摇了摇头,可是眼睛却舍不得离开分毫,
异样的情绪下,他都忘了去想一个男生怎会跑到女生宿舍的。
房中的两人依然忘我的挺动着,男生的大腿不停撞击在女孩丰满的屁股上,
发出“啪啪”的声音。女孩时而抬起屁股向上顶几下,但很快就被男生粗大的阳
具插得两腿发软,浪叫连连:“啊……明峰哥……你……可真会干……干得我好
爽……好舒服……啊……我要死了……”
那叫明峰的男子边用力她,边道:“小薇妹,几天没干你,你就这麽骚,还
流出这麽多骚水!说,你为什麽这麽骚啊,说!”用力狠狠顶了一下。
“啊!”女孩尖叫了一声,雪白的大腿颤抖了几下,才回过气来,娇嗔地用
拳打在男生壮实的胸膛上,“你坏死了!你的家夥那麽大那麽硬,是个女人就受
不了啊!”
明峰“嘿嘿”笑了几声,继续往复抽插。只挺了几下,就觉得她小屄里微微
颤动,淫水源源不绝好似小溪一样,知道她又要泄身了。他用龟头死死顶在花心
上,左右研磨了十几下,又缓缓拔出,再用力顶入,接着旋磨……
“啊……好哥哥……好老公……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呀……啊……我……我又
要泄了……又要泄了……”女孩小嘴大张,疯狂地叫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床单,
屁股一阵乱顶乱摇。明峰只感到她的屄肉收缩起来,子宫口一下一下地咬在他硕
大的龟头上,但他丝毫没有理会,反而更是狂抽猛插。
女孩短促而尖锐的叫声暂态响彻整个房间,股股阴精随着一抽一插的间隙中
直射而出、四下飞溅……
(二)
女孩泄了两次身子,已是浑身无力,头歪在一边,只有喘气的份了。但被她
小屄所包夹的那根阳具,却依旧是那麽坚挺,而且比刚才更硬了。
明峰一直盯着女孩的脸,欣赏她高潮前後的表情变化,心中充满了得意,不
仅从生理上,更从心理上得到了极大满足,“小薇妹,你刚才的表情真是好淫荡
啊,呵呵!”
“嗯……”女孩无力说话,只能发出鼻音。
明峰满意地笑了笑,拔出了阳具,只见上面沾满了淫水正不断往下滴落。他
抱起了女孩,把她的身子翻转了过来,使她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则对着自己。
望着那雪白中泛出高潮嫣红的肥臀,他忍不住伸手“啪”、“啪”地拍了两
下,肉呼呼的很是弹手。
女孩发出了娇慵的呼痛声,似乎预感到了他的下一步行动,微微挣紮起来,
“明峰哥,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
可惜,呓语般的求饶声,却只有让明峰更兴奋。右手一伸捞住了她的小腹,
左手按在她的背上,胯下奋力一挺。“滋”的一声,肉棒一贯到底,不少残留在
阴道内的淫水纷纷被挤了出来,女孩伏在床上,没有丝毫力气反抗,任他在背後
随意施为着……。
秦大爷此时的感受,只能用惊叹来形容,既惊讶女孩在床上是那麽的放荡,
跟平时大不一样,也感叹於叫明峰的男生竟有如此强的性能力,无论是尺度上还
是持久力,都远超过了年轻时的自己。还有那种种火热的动作花式、女孩放浪形
骸的淫叫、男生志得意满的神情……无不一一刺激着他的感官,令他血脉贲张。
若非他已不“举”多年,也许早就会忍不住冲进去,加入战团了。
想到这儿,秦大爷突然涌起嫉妒的感觉,自己这样年轻的时候早就进入工厂
工作,一天到晚忙死忙活,哪里能享受这样美妙的淫乐生活?虽然後来结了婚,
但由於思想上始终觉得做爱是件污秽的事情,因此他们把这只当作例行公事,每
回都是匆匆结束、草草收场,连彼此互相的爱抚都没有。
後来有了孩子,这件“肮脏”的事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停止了。然而,今天这
活色生香的一幕,却带起了他强烈的欲望,甚至超过了新婚之夜的那晚,还见到
了漂亮女大学生高潮之後的畅美,都给他强烈的震撼。
正当他想得入神,突然只觉得胯下一紧,那件现在虽胀大了起来、却仍是软
而不硬的东西,被人抓住了!一个身子贴在了自己後背,接着耳後响起了一声轻
笑:“秦大爷,看得是不是很过瘾啊!”
秦大爷浑身一震,急忙回头,只见一个女生一边笑嘻嘻地看着他、一边在他
脖子里呵着气。
她娇好的面孔,身高约165 公分,下面穿着一条紧紧的牛仔裤,上身是半透
明的白色衬衣,显出了她玲珑曼妙的身段,秦大爷认得这个女生叫刘小静,她就
是住在这127室的几名女生之一。
刘小静和张薇薇是室友。刘小静刚上完了下午第一节课,想起忘带了一本书,
便赶回宿舍来拿,远远便看到门房秦老头正在自己房门前鬼鬼祟祟的向门内偷窥。
在秦大爷的印象中,刘小静是个很活泼的女孩,爱叫爱跳,与她的名字刚好
相反。可就算如此,秦大爷也没想到,她会大胆到握住自己的那个东西。
“你……快放开!”他有些受不了这刺激,再这样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
做出些天理不容的事,这样会害了女孩一辈子的。
秦大爷是个好心的人,只不过在好心之余忘记了两点:不“举”的他,是不
能做出“天理不容”的事的还有,一个随便摸男人裤裆的女孩,无论怎麽看,也
不会被这种事伤害,更何况还是一辈子那麽久的时间?
刘小静呵呵笑了一声,那只手又用力握了一下才放开,目光转向了寝室里的
两人,“怪不得张薇薇这丫头中午说肚子疼,下午不想去上课,原来……原来是
要跟叶明峰干这个!”
叶明峰比张薇薇和刘小静高一班,是薇薇的男友,和刘小静也已相当熟识。
但刘小静没想到的是,薇薇竟会藉故溜课,和明峰陈仓暗渡,而且是在自己的宿
舍寝室里干起来。
她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告诉秦大爷:“嗯……要不是我
忘带了一本书而中途折返,只怕要被小薇一直蒙在鼓里……”
看到明峰那雄壮威武的肉棒,心里不禁一阵激动:“天,好大的棒子啊……
比我男朋友的大多了!要是让他插进小屄,肯定爽得不得了。”
回头又对秦大爷嘲笑道:“你看看人家的那根棒子,又硬又直,那才叫男人
呢。呵呵,你连硬都硬不起来了,只能偷看人家做爱,呵呵,真是好笑。”
其实,刘小静一向嘴巴很刁钻,这番话也只是随便说说,却给了秦大爷极大
的打击。虽然他是个老人,可只要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这种说法的,一时间,他
只觉得心情沉重无比,无地自容。
而那个“肇事者”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秦大爷的神色,双眼只是注视着房中的
活春宫。渐渐地,她的气息开始变得急促,左手放在丰满的胸脯上揉搓着,右手
也伸进裤裆里搅动着,两眼愈发痴迷……
终於,她低吼一声,推开门冲了进去,扑到了惊慌发愣的明峰身上,亲吻如
雨点般落在他坚实的胸膛……
又一场新的淫乱拉开了帷幕。
只不过,这次的肉戏没有了观众。
秦大爷已回到了门房,刘小静的话不停地回响在耳边,让他十分沮丧,情绪
低落,没有“兴致”再看下去了。
(三)
除了秦大爷,只怕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全国有名的师范大学里,竟会有这
麽淫乱的场面,而且还发生在女生宿舍里。一男两女上演的一幕幕激情,已到了
道德底线的边缘,甚至他们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刘小静跨坐在叶明峰的身上,欢快地呻吟着,从脸上迷醉的表情和疯狂的动
作可以看出,她正体会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哦……哦……丢了……又丢了……”她大声叫起来,抬起屁股狠狠地坐了
几下,大股浪水喷了出来,粘粘的热热的,流满了明峰的小腹。一阵虚脱的感觉
让她双手撑在明峰胸口上,体会着高潮後的余韵。
被刘小静骑在身上的明峰,虽然还没有发射,但也是快感连连,女大学生的
嫩屄花心不停摩擦着他龟头的马眼处,令他又酥又麻,好几次都几乎忍不住爆发。
刚才,刘小静的突然闯入,确实吓了他一大跳,还以为她是要捉奸上报,心
想这下完了,“私闯女生宿舍且发生性行为”这个罪名要是定下来,恐怕会被学
校以“极刑”论处──勒令退学。
然而,事情却颇出乎他的意料。刘小静像一只小兽般扑了上来,把他一把推
在了床上,迫切的她只把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上衣也顾不得脱去,就
急不可待地骑到他身上,坐了下去……
“别……别这样……小薇她……”明峰这才反应过来,想起女朋友还在,忙
提醒这个头脑发热的小淫娃。
而此时,叫薇薇的女孩的表现却让二人毫无顾忌。只见她早已被干得迷迷糊
糊,浑身无力地趴在床上,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只隐隐约约感觉到进来一个人,
至於後来又发生了什麽便不知道了,口中仍喃喃自语:“好…舒……服……好…
爽……”
明峰逐渐体会到少有的兴奋,正在他身上耸动不停的刘小静,不仅比女朋友
骚浪百倍,小屄流出的浪水量也是多得惊人,从一开始就源源不绝好似未关紧的
水龙头,在高潮时的喷发更如洪水决堤,冲击着他的阳具,让他美妙异常,他知
道他已经濒临爆发的临界点了。
果然,在刘小静又一次高潮後,他再也忍不住,用手死死按住她的屁股,让
自己的阳具深深贯穿在她花蕊里,龟头也顶进了子宫里。“噗噗噗”数响,精液
终於狂射而出,滚烫粘稠,显示了他年轻的资本。
“啊……哦……”刘小静忍不住全身颤抖,子宫霎时被男人的阳精灌满,那
灼热的温度刺激得她又来了一次高潮,随即软伏在明峰的身上,娇喘不停。而明
峰经过两场“车轮战”,也是用尽了力气,任由她趴在自己身上。射精後的阳具
慢慢软化、变小、从阴道里滑了出来……
满足後的刘小静用赞叹的眼神看着这个男人,“多强的男人啊!”想想自己
的男朋友,能有他一半就不错了。她坏坏地笑了笑,一口咬在了明峰的肩膀上。
“啊……”明峰痛叫了一声,推开她的头,“你干什麽!”
“呵呵,”刘小静咯咯笑了起来,“谁让你把我弄得这麽惨?咬你是为了报
复你……呵呵……”
“我倒!”明峰心里暗叫一声。又想起和她做爱的前後种种,忍不住叹道:
“你真是个小荡妇!”他这麽说当然是有道理的,自己已经是非常开放了,但和
她比起来自愧不如。试想,谁看到别人和室友做爱,竟会冲进来,也要求强分一
杯羹?若非亲身体会,还真不敢相信!
刘小静听了,反而很高兴的样子:“多谢夸夸奖!”
看到明峰目瞪口呆的,她又道:“其实不仅你惊讶,我自己也很奇怪呢!自
从我第一次做爱後,一看到男人的那东西就会很冲动,就会迫不及待地想做,连
我自己也不能克制!”
“天生的淫娃荡妇啊!”明峰心里想着,要是谁以後有了这样的老婆,还不
得经常带绿帽?不过,话又说回来,把她当作性伴侣还是很不错的……不知不觉
间,胯下又硬了起来,慾火再度升起。
他把充满惊喜眼神的刘小静按在了身下,这次,该轮到他好好“报复”了…

真是一群快乐的大学生!
※※※※※※※※※※※※※※※※※※※※※※※※※※※※※※※※※
可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秦大爷就不那麽好过了,惆怅了整整一下午,到晚
上心里才想开点。
他不住安慰自己:已经这麽大年纪了,当然不能和年轻小夥子比她想必也是
无心之言,我又何必耿耿於怀呢。又想起了白日所见的春色无边,身上又有些燥
热。
“唉!如果能像那样做一次,该有多好啊!”他不禁叹道,隐隐觉得自己这
一辈子真是白活了,年轻时不懂做爱的美妙,现在懂了,却已经“不举”。人生
最痛苦的事真是莫过於此,要是上天给一次重来的机会,真希望能做一万次!
他这样胡里糊涂乱想了一阵,便上床睡觉去了。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往往欢乐少而忧愁多,谁也难以改变。
可是,那同样也意味着:如意之事十之一二。
如果全是忧愁苦闷,那活着还有什麽劲?高兴的事情,总是要多多少少有一
点嘛!
奇迹的发生虽然几率很低,但总是在绝望的时候降临,而秦大爷这次就赶上
了。
已经是早晨7:00了,秦大爷发愣地坐在床上,从睡醒到现在已经半个多
小时了,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为什麽,因为他穿着内衣的裤裆处,被顶起了
一个不大不小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