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公告:本站已经启用在线播放,无需下载播放器即可快速观看,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www.av1918.com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待续

发布日期:2014-07-30  来源:网络  阅读:加载中

第一章

????***********************************

????让大家久等了,楠楠被选为学生会文艺部长了,成天排练舞蹈唱歌什么的,都快忙死了,写东西也就怠慢了,诸位色狼不要着急哦!

  这一部分的故事,楠楠继续带领大家领略楠楠学校的风光,楠楠莎莎青青三人,在夏日的阳光下,尽情的裸露与玩耍,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欢呢?不过鉴于许多色狼的要求,就不过多的花费笔墨在莎莎和青青身上了,情节也多以露出为主啊。

  ***********************************

????“楠楠,起床啦!”一声清脆的呼声传来,拉动窗帘的声响传来,二姐轻轻一巴掌拍在薄薄的黑色透明薄纱睡裙下的翘臀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响声。

  “嗯?不要么?”阵阵慵懒而又带着无限诱惑的声音传来,楠楠晃动了一下满头的秀发,睁开了半朦胧的美丽大眼睛。

  昨天晚上玩的实在是太疯了,先是被莎莎在寝室玩弄,接连的数次高潮,然后又被诳去了那该死的舞会,被一个陌生男人随意的奸淫占足了便宜,更是一路裸奔着在夜色下跑了回来,后来又在体育场被几个壮汉险些,如今自己的两个腿根还酸痛不已呢,身上更是又累又乏,一点也不想动弹。

  刚刚有些转醒,楠楠就觉得一只软绵绵的小手在自己的身上游走,轻轻的揉捏自己薄薄透明黑纱睡裙之下翘挺的臀瓣。

  昨天楠楠从青青那里和莎莎一同回来,已经是很晚了,疯狂了大半个晚上的她,自然是疲惫不已,因为是周末的缘故,昨晚上联欢晚会之后,寝室的诸多姐妹都各自有自己的去出,只有二姐的男朋友要从市里今天赶过来,所以昨天晚上还在寝室里面。实在是太疲乏,在青青那里洗完了澡的楠楠也懒得爬上自己的上铺,便脱了衣服,胡乱抓了一件睡裙在自己下铺的大姐床上睡着了。

  如今她穿的,正是大姐的薄薄睡裙。这件黑丝透明睡裙,是大姐夫给买的,寝室的姐妹们还取笑了好久,说是一件情趣的睡裙。说来也是,虽然是黑色,但是却又薄又透明,放在手上,隔着两层都能清晰看见手纹的走向,更何况穿上单薄的一层呢?

  不过随着天气越来越热,这件薄薄的睡衣也就没那么显眼了,平时大姐穿上它,都有些不好意思,要在里面穿一条内裤才能在寝室里面走动。既然寝室里有人,楠楠也有些不好意思裸睡,随意的就抓过了这件透明的衣衫,睡在大姐床上了。

  此时的楠楠,里面根本就是真空一片啊,外面裹着这宛若无物的睡裙趴在床上,纤细的腰肢和高耸无比的翘臀清晰可见,在窗外射进来的阳光下,显现出一个完美的弧线。

  一对浑圆D罩杯的豪乳粉嫩的乳尖在这黑丝透明睡裙中清晰显现,而下身两条修长的玉腿带着诱人宛若瓷器般的闪亮光泽,暴露在空气中。

  因为极为窄小的缘故,这间睡裙仅仅能盖过楠楠翘臀的边缘,经过一夜的翻滚之后,这间短短的睡裙边缘已经撩了上去,露出腻滑粉嫩的大半个臀丘,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诱人,不需要弯腰,就能从后面清晰的看到楠楠胯间那粉嫩色泽宛若阳光下盛开着花朵的两片美丽阴唇,哪怕是二姐身为个女生,也不仅看的有些吞咽口水。

  “你个小懒虫,该起床啦!”二姐轻轻的拍在了楠楠的屁股上,暗子赞叹这小妮子细嫩宛若绸缎一般的皮肤,手感实在是好。楠楠不情愿的哼唧了两声,摇了摇翘挺的臀丘,“二姐,让人家睡一会儿么!”二姐不禁好笑,这小妮子昨晚也不知道和莎莎干什么去去了,好晚才回来,一脸的疲惫,不过今天放假,也就由得这小妮子去了。

  想了想,二姐起身便去洗漱了,自己的男朋友今天从市里过来,自己可要打扮一下。没了恼人的骚扰,楠楠再次在阳光下美美的睡去。然而睡梦中,又是一双手摸上了自己的身子,这让楠楠不禁撅起了粉嘟嘟的小嘴,二姐怎么总喜欢戏弄自己呢?

  然而这双怪手却是在楠楠的臀瓣上不停揉捏,不时有意无意的掠过楠楠那粉嫩的花瓣,不经意指尖的摩擦,立时使得敏感的楠楠在睡梦中也开始有些春情涌动,下身的花瓣愈发的美丽娇嫩,点滴的花露从中缓缓流淌。

  而那怪手旋即摸上了自己的豪乳啊,那娴熟的动作立时使得楠楠在睡梦中惊醒,还没等她睁开眼睛,一张薄薄的被子便蒙到了她的头上。旋即自己伸到床头的双手,立时被一根绳子捆住了,楠楠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莎莎怎么这么有精神?居然这么早就起来了,她莫非喜欢这种捆绑的游戏?

  蹬了蹬腿,楠楠没好气的晃动着身子,果不其然,身边传来莎莎那熟悉吃吃的笑声。这小妮子,实在是过分了,楠楠虽然兴奋,但是身子却是疲惫不堪,心中只能哀叹一声,任由莎莎那嫩滑的小手在自己细腻如脂,粉嫩透白的身躯上游走,身子不断扭动,水蛇一般的腰肢不停的晃来晃去,屁股也高高翘起,口中发出阵阵的呻吟声,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果不其然,莎莎没好气的在楠楠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狠狠的掀起了她薄如蝉翼的裙角,两根手指立时搭在了那两片粉里头红,已经微微湿润充血的花瓣之上啊,轻轻的用指尖撞击那小小的粉红色豆豆。

  正在半迷糊的楠楠立时吸了口凉气,双腿不由自主的蜷缩了起来,身子也不停的向前蠕动,想要躲避这只怪手的袭击。

  “嗯?”楠楠慵懒而又嗲有无限魅惑宛若小夜曲的声音传来,使得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因为什么,或许是因为那次SPA吸入大量催情药物的缘故,或者也有是自己偷偷在妈妈那里拿了两盒护理下体的药膏的原因,经过这一段时间的开发,再经过时不时被男人侵犯与刺激,楠楠的身体现在比以前更加的敏感,乳房时时刻刻都有鼓胀的感觉,如今被莎莎这么轻易的一撩拨,虽然还未清醒,但是胸膛里猛然一股火焰升腾而起,使得她发出了自己都难以置信的淫荡声音。幸亏身后是莎莎这个少女,若是个男人的话吗,恐怕光是听到这动人的声音,就要挥戈而入了。

  “你怎么起来这么早啊?烦人呢?”

  楠楠的头依旧在杯子中闷声闷气的说道,但是那股娇嗔的春意却是浓浓传了出来。窗帘被二姐拉开,阳光虽然好,但是却有些晃眼,被盖上这被子,灰蒙蒙的楠楠正好又想睡去。这个莎莎,果真不愧是从小锻炼身体的,昨天那么折腾,被两个男人玩弄了那么久,今天还能起来这么早,楠楠都有些佩服她了,可是自己如今却依旧身上软绵绵的,只是想睡去。

  听到楠楠的话,莎莎知道露了馅,索性也不再顾忌,纤细的手指立时滑到了楠楠两瓣粉嫩嫩的阴唇上面,不停摩擦着,带出大片的水渍。“谁像你啊,这么懒,今天放假等下出去健身把,打一会篮球,好不好啊?”虽然是问询的语气,但是莎莎的口气中却充满了不容置疑,因为她的一根手指,已经探入了楠楠的下身之中。

  窄紧火热而又层层叠叠包裹的感觉传来,莎莎不禁暗自赞叹了一声。昨天可是亲眼见到,那个身材最高大的男人趴在楠楠身上,那可怕的凶器就算黑夜都无法掩饰狰狞的形状,莎莎看得是都有写心惊,可是没想到经受了那么大物事的洗礼,楠楠的蜜壶却是依旧如此紧致窄小,就算是身为女人,也不禁多想探寻两下呢。

  “哦,别?”楠楠想要挣扎起身,但是刚才莎莎使坏居然将她的双手绑在了床栏杆上,又用被子将她的头连同那捆绑的玉臂一同盖住,如今的她怎么能起来身,被这根异物不停的探入,立时间呼吸都急促了起来。双腿想要加进,却被莎莎另一只手掰开,手指更加快速的进出了起来。

  “到底行不行呀?”不得不说,楠楠果真不愧为难得的尤物,仅仅是这么两下子,居然就已经蜜汁连连涌出,难以自尽了。“好,好,我去还不成么?让我睡一会儿,你的手拿?拿出去?”娇喘连连,楠楠虽然趴着,但是一对34D的大乳房却是挺立起伏,仿佛要将这裹身的透明薄纱睡衣撑破一般。

  就在两人闹成一团的时候,猛然间二姐的声音传来啊,“莎莎什么时候过来的?楠楠还没起床啊?”原来是二姐回来了,莎莎吓了一跳,连忙停止了动作,此时将手指抽出来已经来不及了,幸好自己坐在床边,身子正挡着二姐的视线,使得她难以看到被遮挡处自己手指在楠楠下身的勾当。

  二姐是个近视眼,度数颇高,平日里美带着隐形眼镜,刚刚起床也没有时间带上,洗漱完的她扫了一眼莎莎,便自己跑到化妆镜前描画了起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莎莎聊天。莎莎见她没有发现,便坐在楠楠身边,和二姐聊起天来。

  这一来可苦坏了楠楠,她的手现在还在床头绑着,听到二姐回来更是不敢挣扎,生怕被子掉下来被二姐发现两人的勾当。然而莎莎却是促狭的依旧没有将手指挪开,而是仍放在楠楠热乎乎软绵绵的蜜壶之中,不停的向着深处缓慢挖掘,阵阵的蜜汁缓缓流出,这让莎莎皱了皱眉头,趁着二姐不注意,随手拉过了一个枕头,垫在了楠楠的肚子下面。

  这样一来,在床里面,莎莎身体遮挡的地方,楠楠的屁股已经翘起了一尺高下,而莎莎作怪的手指,正在缓慢的进出,这小妮子一边同二姐聊天,一边也没忘记捉弄楠楠,大拇指不停地在楠楠粉嫩嫩的阴蒂上揉搓捻动,引来楠楠阵阵急促的喘息。

  叫又叫不出来,下身那根手指不停的按压在自己蜜壶里面的嫩肉上,使得楠楠心中暗暗叫苦,只能咬着牙坚持着,此时她的睡意已经全无了。此时莎莎的手指已经按压在了楠楠蜜壶里面一处硬梆梆粗糙如同一粒粒肉芽的地方,立时宛若探寻到了宝贝一样,狠狠的点了两下,还不忘用短短的指甲刮擦了一趟,立时间楠楠身躯一阵剧烈的抽搐,贝齿已经咬在了被子上,生怕发出声音来。

  莎莎也吸了口凉气,她只觉得自己的手指仿佛被一个婴儿的小口吸住了一般啊,不停的吮吸着,想要拔出来都极为的困难,而那层层叠叠的挤压和包裹使得她的手指都有些难受,大股的蜜汁洪流喷薄在她的指尖上,顺着手指滴滴嗒嗒的流淌了出来,若不是自己的手指挡着,恐怕这小妮子早已经喷出远了。

  这股让人销魂的吸力足足持续了将近一分钟,这才停歇下来,看得莎莎咂舌不已。这楠楠实在是太迷人了,换做男人的话,恐怕要被这小妮子抽干了吧?就在二姐的身边不到两米的地方达到了高潮,使得楠楠的新招聘羞愧无比,而又无比的刺激,晃动了两下屁股,对莎莎发出了无声的不满,莎莎却是笑嘻嘻的依旧谈笑风生,手指并未离开楠楠肿胀的阴唇,依旧在不停的上下摩挲着。

  高潮的余韵在这手指之下再次被挑动起来,然而那边的二姐却是化好妆站了起来。莎莎吓了一跳,还以为被人发现,连忙停止了动作,毕竟一个大大的枕头垫在楠楠的屁股下,使得这小妮子屁股高高翘起,两片花瓣正泊泊流出蜜汁来,若是被人看见可在呢么交代啊?

  所幸的是,二姐并未发现身后楠楠和莎莎的做为,毕竟没带近视眼睛,加上她发现了时间值周,更加的匆忙,立时将自己棉布的碎花裙子现了起来,脱了下来。

  此时的楠楠已经好过了许多,生怕太刺激闷晕过去这小浪妮子,莎莎早已经将那被子掀起一块,将上方的蚊帐落了下来,遮挡住了楠楠满是春意红晕的脸庞上。不过手臂处的被子却是没有掀开,毕竟不能让二姐发现么。

  不过即便是这样,楠楠也好过了许多,虽然折叠起来的蚊帐无法看清楚楠楠的面庞,但是透过那细小的缝隙楠楠却可以呼吸到清爽的空气,也能看清楚外面的人影了。

  此时的二姐,居然就站在床边不远处,赤裸着上身,下身仅穿一条黄色的小内裤。在阳光下,二姐饱满美丽的身躯展露无遗,哪怕隔着几重蚊帐,楠楠也能清晰的看见那鲜红色泽的樱桃,显然二姐是打算换衣服了。都说十八无丑女,二姐今年也不过是二十岁而已,正是青春靓丽,楠楠的寝室都是一屋子美女,只不过是她极为出众,将别人比下去罢了。

  都是女生,二姐也没什么顾忌,脱下了睡衣,便在那里翻找起衣服来。今天男朋友要来,不打扮一下怎么行?莎莎看得性起,也顾不得楠楠了,便帮着二姐挑选了一套火红色的连衣裙,楠楠不禁翻了个白眼,莎莎这小色女,显然是诚心的,这么一套雪纺红纱裙穿在身上,下身这黄色的小内裤便没办法穿了,只能再换一件。

  果不其然,二姐懊恼的将裙子放在了一旁,背对着两人脱下了小小的内裤。

  女生就是麻烦,衣物多得一团糟,二姐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红色的小内内,加上时间紧急,只能背对着两人,撅起硕大的屁股,不停的翻找了起来,这一下可便宜了莎莎这个小色女,二姐胸部并不是很大,但是却有着纤细的腰肢和硕大的屁股,平日里颇为这屁股懊恼。

  毕竟仅仅才一米六一的身高,臀围居然已经和楠楠差不多了,加上纤弱的腰肢反差,看在眼里分外的诱人。楠楠偷眼望去,那抹沟壑间暗褐色的缝隙若隐若现,配合着不停扭动白皙的屁股,阳光下实在是太诱人了。

  二姐此时丝毫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两个小色女看了个通透,此时楠楠恶作剧的心思起来,虽然双手被捆住,但是却将自己修长的玉腿摆动,脚趾灵巧的便勾住了莎莎睡裙的后摆,探了进去。

  刚才莎莎为了帮二姐找衣服已经站了起来,正挡在楠楠身前,楠楠白皙的小脚丫一探,立时偷笑起来。果不其然,这小妮子也是真空的,自己的脚趾已经探入到了两片柔软弹性十足的臀缝之中。

  莎莎正看得那硕大的屁股起劲,觉得身后一凉,立时一只略显冰凉的小脚丫已经进入到了她的胯间。一根大拇脚指立时摩擦到了她的两片花瓣上,楠楠心中暗笑,这个小色女,玩弄自己显然她也被勾引的发情了,自己脚趾之中一片腻滑呢。

  一不做二不休,楠楠的脚趾猛然捻动,莎莎险些站立不住,回头嗔怪的望了楠楠一眼,然而这时的二姐已经站起身来,手中正拿着她的小红内内。

  这样一来,原本正想发作的莎莎,只能直愣愣的站着,看这二姐换衣服,迷糊的二姐自始至终也没发现在自己面前这两个小妮子的小动作,她哪里知道,面前这个和自己正巧笑晏晏的俊俏美少女,身后的宽大睡袍已经被撩起,翘挺浑圆的屁股正暴露在空气中,而胯间一只玉足正在不停的拨弄着她的阴唇。

  “你想干什么?”终于二姐换好了衣服,刚想带上隐形眼镜,一旁的电话响了,趁着二姐接电话的功夫,莎莎俊俏的脸庞恶狠狠的凑到了楠楠身边,装作凶神恶煞的模样。“我要吃早餐,你现在就下去给我买?”

  经过一番游戏,两人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捉弄对方,要有来有往才行,方才莎莎那么祸害自己,楠楠自然要报复回来。她眼下就是要让莎莎穿着这身睡衣去买早餐,所以才说出了这句话。

  食堂离着寝室楼不远,眼下是早晨,也有许多女孩穿着睡衣去买早餐,倒也没什么,不过眼下莎莎穿的这间睡衣却是有些格外宽大了一些。棉布质地的睡衣并不透明,两条指头宽窄的吊带从粉嫩的肩头跨过,将莎莎饱满的椒乳露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莎莎的胸部极为结实饱满,哪怕没有内衣的衬托也是极其挺拔,不过这件睡衣实在是太过陈旧,洗了好几水之后早已经松松垮垮,因为是夏天穿的,后背上面露出将近一半,罩在身上更是显得莎莎竹竿吊葫芦的身材凹凸有致啊。

  这样的衣服穿在寝室里自然是轻松随意,但是一旦穿出去的话,恐怕就要有走光的危险,毕竟从侧面望去都已经能看见大半个饱满的乳房,就连那鲜红的两点都若隐若现,食堂的师傅站在里面高高的,一眼就能看见个通透,而且这间棉线睡衣的下摆也早已经没有了弹性,仅仅在臀部下方三寸的长短,随意一阵风就能吹起来,那真空的莎莎就要被看个通透了。

  “我要喝豆浆?”楠楠继续可怜兮兮的说道,气得莎莎直发晕,食堂的豆浆烫死了,用辈子拿着都不行,只能用袋子提,这不是明摆着让自己伸出手拎着么啊,不走光都难了。

  没好气的瞪了楠楠一眼,“胖死你的小妮子!”此时二姐已经打完电话,伸手抓起了一旁的手包,三两下便将隐形眼镜和化妆品扔了进去,男朋友在等着自己,她已经有些着急了。“哎,来,我给你拿,正好我也要下楼却买早餐,顺便给这小妮子带着,就不用锁门了!”莎莎眼见二姐居然要走到楠楠身旁去哪那顶帽子,立时伸手抢先拿了过来,要是被发现了屁股翘得高高的楠楠,那可就惨了啊。

  顺手拿起床头饭卡,莎莎瞪了楠楠一眼,便和二姐走了出去,顺手将门上的插销拔开,不然一会儿卖完早餐可进不来了,楠楠还不得被绑一天啊?寝室门被重重的关上,楠楠不禁暗自得意,在蚊帐中的俏脸扬起了嘴角。

  大早上就有人帮自己发泄了一下,还给自己去买早餐,这小妮子这身下去肯定惨了,想到这里楠楠不禁得意的笑了,打算闭上眼睛再眯一觉,自己实在是太累了。然而这时一阵凉风袭来,使得楠楠吓了一跳,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在她的目光中,那没锁的寝室门,居然慢慢的打开了,阵阵凉风吹拂进来,径直灌入了她高高翘起,蜜汁依旧在流淌的小穴里面。

  门居然被吹开了!楠楠一阵头晕,天啊,外面可是走廊,自己这幅模样,屁股高高翘起,自己粉嫩的两片花瓣岂不是被来来去去的人看光了?

  此时的楠楠,正半跪趴在床上,屁股在腰肢下面那枕头的支撑下向上翘起,下身的薄纱裙摆早已经呗莎莎撩到了腰间,粉嫩嫩水淋淋的花瓣正冲着那被风吹开半敞的寝室门。幸好她的头还被那被子和蚊帐包裹,看不出容貌,否则的话岂不是要羞愧死?

  这间近乎透明的黑色薄纱睡衣在光线暗的时候还略显朦胧,然而此刻的楠楠已经被阳光所笼罩,格外白嫩的皮肤根本不是这薄若蝉翼的黑纱所能遮掩的,在阳光下显现了个通透,就连那粉红色乳尖,都清晰可见。

  口中呻吟了一声,楠楠不禁暗叹,被莎莎这小色女害惨了。只见门外有粱梦女生走过,顺眼向着这便望了一下,先是一愣,转瞬捂着嘴笑了起来,显然是笑里面的楠楠这幅模样。在她们心中,还以为楠楠此刻正在熟睡,懒散的小姑娘弄出这幅模样来呢。

  谁又能想到,此刻这个近乎赤裸趴在床上,将光洁无毛下体展现在走廊人来人往众人视线中的动人尤物,此刻正清醒无比,看这所有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呢?幸好楠楠的寝室是与大一女生寝室的交界处,来来往往的大多是大一的女生啊,否则的话若是出现了个认识人,楠楠真的要羞愧的晕过去。

  即便过往的都是女生,却也让楠楠心中不禁阵阵欲火升腾,自己以这个羞人的姿势,将粉红色的花瓣展现在众人眼中,短短的几分钟,就有十余人看到了楠楠那诱人无比的蜜壶,就连那粉嫩嫩的小珍珠都清晰可见,更别说诱人的粉嫩后庭了。

  此时此刻,楠楠这才发现在,自己经常护理下半身是多么的明智,外面走来走起的女生,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惊异与羡慕的目光,显然自己漂亮无比的下半身,使得她们惊叹不已。这也让楠楠体内的欲望再次升腾了起来,泊泊的蜜汁流出,显得那两片花瓣更加美丽。

  外面人来人往,生怕让人知道自己此刻是清醒着的,楠楠不敢随意晃动着身躯,而她此刻又清醒无比,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即便神经再大条,也没有办法再入睡吧?粗略算了一下,方才短短几分钟,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居然被十几个女生看了个通透,实在是让人羞愧。

  就在楠楠隐藏在蚊帐之后,叽里咕噜的大眼睛有些迷离,胡思乱想的时候,猛然间外面传来了说话声。而一个身影也走到了寝室门前,敲了敲门,“同学,查寝室,你怎么没去上课?”楠楠下了一跳,心中揪紧,怎么寝室里出现了男生啊?

  那带着眼睛,看起来斯斯文文干干净净的男生手中正拿着一个本子,另一只手在门上敲着,目光正盯着手中的本面。看这他的袖标,楠楠终于明白,这是大一学生会的同学在查寝,大一新生刚上学,管理的极其严格,自己的寝室临近大一女生寝室,不时有走过头的学生会来敲门。

  但是你别在这时候走错啊!楠楠心中哀叹着,晚上查寝全都是女生,但是白天就没那么严格,会有男生进来,没想到自己这幅样子被人撞了个正着。那男生开始还没注意到屋子里的情形,正看着手中的本子,久久没有听见有人回答,不禁抬头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呼吸急促了起来。

  天啊,自己看到了什么?在这略显凌乱的寝室里,阳光从窗外斜斜洒落,正落在最里面那右边的床上,而在那阳光下,一具美丽动人,丰满无比的娇躯正如同一朵鲜花绽放着。

  温润耀眼的阳光下,一只雪梨玉瓜般粉嫩白皙的臀瓣正微微翘着,两条修长浑圆的大腿叉开着,将一抹粉红色映入了男生的眼帘之中。那两瓣粉红色的花瓣在阳光的照射下纤毫毕现,中间一颗小小的粉嫩珍珠闪耀着水润的光泽,床上尤物近乎透明的黑色纱裙下摆已经被撩到了要不以上,那纤弱只堪盈盈一握的柔软腰肢,和混圆翘挺的硕大臀瓣对比鲜明,分外具有冲击力。

  这男生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遇到了这样的情景,一时间使得他看得呆住了,仿佛在梦幻中一般。这样的情景,简直是每个男人心中的梦想啊,虽然看不清那将头埋在被子中的佳人容貌,但是光是看着这粉嫩无毛,如同水蜜桃般诱人的下半身,就可以断定这趴在床上的绝色美女,定然是个妩媚动人分外妖娆的佳人。

  咽了一口口水,男生想要退出去,但是却不由自主的走了进来,悄悄的合上了背后的门。楠楠不禁一阵紧张,自己这幅任人宰割的模样放在男生面前,后果可想而知,没想到这男生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却是这样大胆,眼下自己下身洞开啊,这男生只需轻轻扶着自己的腰,连抵抗都没有,就可以进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了。

  想到这里,楠楠不禁有些惊恐了起来,但是阵阵酥麻的感觉自下身缓缓传来啊,方才莎莎抚摸的热辣感觉还没散去。她的呼吸急促了起来,脑海中不禁浮现昨晚在那漆黑体育场,那个高壮的男人,抱着自己,粗硬坚挺的下半身在自己蜜壶之中不停抽插摩擦的感觉,而她的蜜壶出,两片本就湿漉漉的花瓣,立时更加闪亮了起来。

  隔着薄薄的双层蚊帐,楠楠眼见那男生缓缓小心的走到自己身旁,当望到自己羞人的私处之时,眼神猛然亮了起来,心中就立时感到不安。谁又能成想,在这寝室里居然也这么不安全了?昨天被人玩弄,今天看来又要遭遇一番羞辱,可是为什么自己心里却是分外的激动也渴望呢?

  楠楠不禁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一只温润无比的大手啊,居然不知何时偷偷的覆盖在了自己那光洁无毛的两片花瓣上,温暖的感觉立时让楠楠心中一颤,旋即略显粗糙的指腹,已经按在了那粉嫩润滑的两片花瓣之上。

  要死了!楠楠心中狂叫,呼吸不禁略微急促,但是却不敢发出声音来,谁知道这男生要是发现自己醒着,一时心急做出什么事情来?要知道自己的双手可是在床头绑着呢,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没想到这男生看起来老老实实斯斯文文,这手法却是熟练之极,显然平日里也不是个好孩子。

  那只怪手不停的在楠楠粉嫩的下半身上抚摸,腻滑无毛的感觉,和粉红色的视觉冲击,使得这男生的呼吸不禁都急促了起来。好一个尤物,男生心中暗自赞叹着,手掌轻轻拂过楠楠那翘挺粉嫩的臀丘,指尖慢慢蠕动,居然陷入了那温暖窄紧的蜜壶之中。

  “嗯?”不是楠楠故意的,然而被这样的挑逗探入,哪怕她咬紧牙关也无法抵抗,更何况楠楠的体质比起寻常女孩子来要敏感许多呢?男生吓了一跳,手指不禁僵在那里,然而这时寝室外忽然传来了说话声,这让男生不禁再次不敢动弹啊。

  原来却是一同来的学生会同伴在寻找自己,谁又能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艳遇,此刻自己的手指正放在一个绝色尤物赤裸的身体上,而且没入了少女那最为私密的部位呢?侧耳细听,男生才长长舒了口气,而楠楠没有再次出声,更是使得这男生坚信面前这尤物还在熟睡之中。

  可是他说什么也想不到,面前这看不清面孔的绝色美女,正隔着薄薄的蚊帐啊,满眼春意的望着他。夏天的衣服比较薄,男生的下半身早已经支起了一个鼓胀的小帐篷,听到外面的同伴远去,男生终于放下心来,另一只手轻轻的撩起了搭在楠楠纤细腰间的裙摆。

  “好大!”男生不禁惊叹着,此刻的他已经将那宛若无物的薄纱裙掀到了楠楠的胸前,一只手也悄悄的覆盖在了那浑圆饱满足有D罩杯的笋型豪乳,轻轻的揉捏着,那惊人的弹性使得他口中赞叹不已,而放在楠楠下身的手指,则是更加的慢慢蠕动深入,哪怕此刻楠楠趴在床上,小腹垫着枕头高高翘起屁股叉开腿,但是那窄紧包裹的感觉,却是依旧如此强烈。

  男生只觉得自己的手指仿佛被一张小口吮吸着,一层又一层层层叠叠的软肉包裹着自己的手指,使得它无论是进入还是拔出都极为的艰难,哪怕有着泊泊蜜汁的润滑,却是依旧那么的让人销魂。此时的楠楠,眼中也翻起了一层浓重的水意,她本来就是一个禁不起挑逗敏感之极的女孩子,如今被这男生摸来摸去,早已经快感丛生,若非还保留有一丝理智的话,恐怕已经呻吟出声,放生浪叫了。

  在阳光下,楠楠的身躯已经全部赤裸展露出来,薄薄的衣裙已经被掀到了锁骨的位置,除了那张美丽的俏脸,整个身子都展露在男生的目光中,雪白剔透宛若粉团团一团雪梨玉瓜般的身子,分外耀眼。而那男人的怪手游走全身的感觉,更是让楠楠难以自持,这可是在自己的寝室里啊,莫非自己就要被侵犯了?

  当楠楠再次从那快感中挣扎出来的时候,透过蚊帐的缝隙,她猛然间瞧见了一大团黑中透亮的物事,不禁呼吸急促了起来。原来这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将自己胯下的物事从大短裤中掏了出来,那狰狞的模样,让楠楠立时看直了眼啊。

  没想到这男生斯斯文文,身上的这件物事倒是不小,黑中透红,在阳光下闪耀着让人心悸的光彩。还没等楠楠反应过来,那男生居然悄悄的向床上迈了一步,那火热的物事,立时顶在了楠楠翘起的臀瓣之间,这让她猛的一咬嘴唇,险些惊呼出来。

【未完待续】

本楼字节:20014

总字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