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公告:本站已经启用在线播放,无需下载播放器即可快速观看,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www.av1918.com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理代子和高校生(相奸的血淫)第六章理代子~狂热的三十四岁

发布日期:2014-07-30  来源:网络  阅读:加载中

第六章理代子~狂热的三十四岁母亲

§6-1

对纯也而言,和母亲以外的女人性交,这是第四个人。过去的女人都是四十出头,所以二十三岁的大平由加利就显得特别年轻。

听说是银行董事长的女秘书,一定是有知识的,但未必是美女,或许穿着朴素,看起来很平凡。在银行的古板行业中,美丽的女人一定会在最前线的窗口工作。在幕後替老板工作的女秘书,最重要的条件是头脑清晰,容貌必然是次要了。

刚在大学毕业一年,就享受她二十三岁的年轻肉体┅┅纯也想着,从浴室的窗户向外看。

不愧为银行的老板,有如此壮观的别墅,同班同学的高山耕太和老板的父亲比较,不是属於聪明的。在高一的班级中,成绩是属於落後的,纯也和田口俊树在每一次考试时都会协助他。

纯也本身也不是优秀的学生,有时也会得到俊树的帮助,尤其在寒假前的期末考,如果没有俊树递过来的小抄,很可能得到生平最坏的成绩。

考试完毕後,俊树找纯也商量,其实几乎是威胁,对他提出的事,虽然感到讶异,但好奇心强烈的纯也还是赞成。

如此看来,也许是同意,而不是威胁。

田口俊树的要求,可以说是异想天开的交换彼此的妈妈性交。

这种事要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母亲必须腻爱男孩。在这方面,两人都是独生子。独生子在家可说是专制的君主。母亲为了独生子,可以做任何的牺牲。

纯也得到俊树的各种帮忙而欠了人情,但彼此和对方的母亲性交,也可以说是平等的。绞尽脑汁,研究出来的就是纯也遭到俊树等同学的欺负。

这样的关系持久後一定会被揭穿,所以交换母亲只限一次,少年们的考虑还算周到。可是知道这件事後,藤田隆司、高山耕太、山仓宗一也要求参加。

山仓宗一是三年级,他的理由是受到低年级的集体欺负。所以这些少年们是和交换母亲的所有对方的母亲性交了。在这些母亲中,最受欢迎的是理代子。不但年轻,而且貌美。

纯也唯有对高山耕太的母亲敬而远之。在家长会上看到时,觉得至少有五十几岁,於是提出由在他家做女佣的年轻女人代替的要求。可是耕太说要以另外的女人代替,这个女人就是父亲的秘书大平由加利。

「不会有问题吧?」纯也还是不放心。

「你放心吧。」耕太拍胸脯保证。

他是有以下根据∶在耕太还是国三,快要毕业的时候,到静冈市的亲戚家里回来时想去位於箱根的别墅。能看到湖水的别墅,距离公车站走路只需二十分钟。风景优美,所以每一次都以散步代替搭公车。

这一次到达别墅时,天色已暗。原以为别墅无人,但看到灯光。停在门口的车正是父亲私人用的轿车。

来这里的途中,打电话回家时,母亲说父亲去旅行了。没想到旅行的目的地就是箱根别墅,耕太感到意外。同时觉得不方便立刻进去。

耕太小心翼翼的绕到别墅的後方,看到浴室的灯光亮了,虽然看不见里面,但从传出来的声音判断有两个人∶一个是父亲,另一个是年轻女人的声音。

因为浴室的灯光刚亮,耕太判断不会很快就洗好,立刻回到门前,用自己的钥匙打开门,悄悄的走到浴室门外。

「啊┅┅不行呀┅┅那样我会热昏的。而且,你也许会昏倒。」

听到娇柔的声音後,有个年轻的女人从浴室走出来。

纯也躲在角落,看到只披一件浴巾就走进房里的女人。耕太立刻溜出别墅,是夜就回到家里。

没有对母亲或祖父提及此事,耕太知道那个女人是已内定进入公司的大学女生大平由加利。因为以前看到男秘书把内定录用者的履历表和照片拿到家里给父亲看。

几天後的早晨,耕太打电话到银行的秘书室。大平由加利对耕太提出的问题,感到紧张,耕太同时也约由加利在下班後见面。

「你和爸爸的秘密掌握在我手里。将来有一天也许要你帮忙。我保证会守秘密,你也不能把我已经知道的事告诉爸爸。」

耕太如果威胁的话,由加利可能会和他发生关系,耕太却没有那麽做,不只是因为是父亲的爱人,担心和她发生关系後,彼此的立场就平等了。所以,纯也要求年轻女人时,耕太就决定利用由加利。


§6-2

拿到箱根别墅的钥匙,比约定时间早一小时到达的纯也,很担心由加利会失约。

在别墅里踱方步,来到引进温泉的宽敞浴室前时,电话铃声响了,是由加利本人打来的,表示立刻搭计程车来别墅。说话的声音很镇定,可能已经接受这个事实了吧。

纯也泡在温泉的浴缸里,想到大学毕业一年的女秘书┅┅

就算对容貌不抱很大希望,至少比过去的几个同学的母亲还年轻。就这样幻想没有看过的胴体时,不由得勃起了。

於此之际,门外更衣室传来开门的声音。

「我刚到,可以进去吗?」

来的太突然,纯也的肉棒仍旧勃起,使他感到慌张。

「我可以进去吗?」

这样催促时,纯也不能不答应,纯也本来是掌握主导权的。

「请┅┅请进┅┅」纯也坐在矮凳上,以毛巾掩饰胯下物。

「我进来了。」随着可爱的声音,浴室的门打开,两个人的视线相遇。

由加利面带笑容,相反的,纯也是僵硬的表情。纯也心想输给她了。

身高约一百六十七、八公分,用毛巾掩饰胯下,但乳房裸露着,丰满而富弹性,没有下垂的年轻乳房很迷人。身体的曲线姣好,这些都是母亲理代子所没有的。美丽的面貌和妈妈不相上下。

「你好┅┅请多多指教。」

说话的口吻也有些轻视纯也。因为知道纯也是高中生,所以不把他放在眼里吧。

由加利在纯也的斜前方蹲下,丝毫不胆怯的开始洗下半身。看到黑色的阴毛,纯也觉得那是如黑钻石般发出光辉。

原以为她会进入浴缸,可是来到纯也的背後,伸手取走毛巾。撒上沐浴乳,开始洗纯也的後背。纯也用双手掩饰胯下,对其後的发展有很大期待感,同时也感到不安。

「该洗前面了。」由加利来到纯也的面前,拉起右手,开始擦拭。

轮到拉起放在肉棒上的左手时,只好让肉棒暴露出来。

「哟┅┅」在由加利的惊讶声里,多少感受到开玩笑的口吻。

纯也为了挽回颓势,为掌握反攻的机会,分开大腿,故意挺出勃起的肉棒∶「给我洗吧。」

「是,我是来做奴隶的。所以,什麽事都会做的。」由加利的话仍有开玩笑的口吻。

「奴隶就要做的像奴隶。」纯也突然伸手用力抓住乳房。

由加利露出恐惧的表情,随即又很仔细的洗纯也的身体。从她洗的方法也感觉得出是有意图的,应该很快洗完就算了,但故意不碰肚脐以下的部分。猛烈勃起的肉棒恨不得立刻被摸到,脉动的几乎碰到下腹部。

忍耐┅┅要忍耐┅┅纯也想对保持泰然态度的由加利报一箭之仇。

仔细观察对方的表情时,先前的从容态度消失,眼神湿润。

难道┅┅看到我的肉棒就兴奋了吗┅┅纯也产生这样的想法,因为除化妆品的味道外,也闻到女人性器特有的气味。

「闻到你的阴户味道了,这个味道就是那个味道吧。」纯也故意开口就说出淫秽的话。

由加利生气似的向纯也看一眼。但显然的没有先前的那麽从容,而且脸色已经通红。

「你也是女人,大概看到我的阴茎,阴户里就湿了吧。」

「你这个小伙子还真神气呀,真想揍你一顿。」

「哦,那就请吧。」这一次纯也是用开玩笑的口吻。

「好吧┅┅」由加利用毛巾包住肉棒,开始搓揉。

「噢┅┅」纯也还没有足够的经验对抗那样巧妙的动作和速度。

「啊┅┅」

当更用力搓揉时,纯也忍不住开始射精。精液喷到由加利的胸部,发出强烈的气味。

「嘻嘻,果然是小弟弟。」

纯也把露出胜利表情的由加利的脸拉过来,将龟头上还留下精液的肉棒挺上去。由加利摇头,然而不是真正的讨厌。

「怎麽?这种事也做不到吗?你不是奴隶吗?」

纯也的话还没有说完,萎缩的阴茎已经被由加利吸入可爱的嘴里。

纯也射精後,多少能恢复从容的心情看由加利的动作。那是十分美丽的景色。当用发夹固定的头发散落时,纯也闻到异於下腹部的味道。

「┅┅」

在纯也的心里突然产生异想天开的念头。也正是看到偶而扭动一下丰满屁股的时候。从耸立分开的部分有很深的沟,纯也虽然不能直接看到,但从襄在後面墙壁的镜子能看到隐藏在沟里的东西。

可怜的菊花蕾像在闪避别人的视线,悄悄的在那里喘息。从其下面到前面的肉缝周围,看到有黑色的短毛。不知道女体的构造完全照映在背後镜内的由加利,改变姿势时,屁股沟扭曲,连菊花蕾的形状也发生变化。

纯也再度勃起,并不是完全因为受到口交,应该是受到镜中景色的刺激。在少年心里的淫猥企图越来越强烈,为实现此一计画,面前这个年轻又娇嫩的由加利是最适合了。

「够了!如果又射出来,到时候可派不上用场了。」

由加利只是叹一口气,默默的把身体靠在墙上,失去焦点的眼睛湿润,显而易见的动了情欲。


§6-3

「就躺在这里吧。」

巧妙的模拟岩石的大浴缸,至少有一般家庭的数倍大。

「什麽┅┅就在这里吗?」

纯也没有回答。他认为自己是支配者,所以不需要做说明。为脸上露出困惑表情的由加利,纯也把毛巾铺在浴缸边缘的圆石上。

「这个可以代替枕头了。」

由加利点点头,带着害羞的表情躺下,双手放在乳房上掩饰。

「你的手碍事。」纯也发出粗暴的声音,由加利只好把手移开。

二十三岁女人的身上,同时具备年轻和成熟女人的气味。圆椎形的乳房因兴奋而微微颤抖,乳头虽小,但已经勃起。在进入浴室时,纯也看到乳头是埋在乳晕里的。很显然,在搓揉纯也的阴茎和含在嘴里时勃起的。

因为年轻,和我一样很快的又兴奋了┅┅纯也怀着这样的感叹,开始吻乳房。

散发出女体特有气味的由加利立刻开始扭动身体。这是由加利来到这里的第一次被动。

嘿嘿嘿┅┅她很敏感┅┅

纯也很高兴,因为这样玩起来才够味道。轻咬乳头时,由加利立刻仰起头,急着想抓住肉棒。

「还不能刺激那里,会马上射出来的。」

看到如此反应敏感的肉体,会产生强烈兴奋,自然会很快的射精。纯也希望把自己保留在兴奋的状态下,实行自己的计划。想要两个人都在疯狂之下尽情的性交拥抱。

吸吮乳头时,同时抚摸大腿,爱抚鼠蹊部,或在阴阜上搓揉,但绝不碰花蕊。由加利开始扭动屁股。纯也知道那是希望快一点摸花蕊的信号,但还是忍耐下来。并没有听到由加利的哀求声,然那种难耐的动作,显然的是想性交了。

把脸贴近看时,在阴户两侧有刮毛的痕迹,这是为穿比基尼装的关系。纯也的脸浮现笑容,因为想到女人自己看着在胯下刮毛的样子,的确是有趣的场面。把乳膏涂在阴毛上时,由加利忍不住抬头看。可是看到纯也的认真表情後,什麽话也没有说。

反而是纯也为由加利担心。她和高山耕太的父亲幽会时,要如何说明这件事呢?应该有困难的,但还是没有拒绝,这种胆量使纯也感到惊讶。

涂上乳膏,开始操作刮胡刀。只是来回几次,就把大部分阴毛刮掉,只有在阴唇四周留下少许的短毛,怕刮伤那里才留下来。此一情景,显得十分淫猥。

纯也用温水冲洗刮过的地方,然後仔细看。身体比刚才红润,纯也进入她的双腿之间,大腿分开时,原闭合的肉缝向左右分开,立刻流出积存在里面的液体。

那里湿润的如闹水灾,用食指沾上液体涂在膨胀的阴核时,由加利发出如坠落悬崖的呼叫声,抬起屁股。

「舒服了吗?」看到如此强烈的反应,年少的纯也忍不住问道。

「好┅┅太好了┅┅啊┅┅你在那里学来的?」呼吸急促的表情使得由加利显得更美艳。

「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事。」

「真的吗?」

「真的,因为你很美。所以想折磨一下。只是剃毛,你好像就很兴奋了。」

「是很兴奋┅┅现在仍旧兴奋。女人受到凌辱时,一方面不想要,另一方面又特别兴奋或感到舒服。」

「是吗?我也学到不少。」

「快插进来吧┅┅早就想死了。」

「很想吗?」

「看我那里就知道了吧。」

「看哪里呢?」

「真是的┅┅是阴户呀!快呀┅┅快插进来┅┅」

「好吧。你能在这里做狗趴姿势吗?把毛巾垫在下面。」

「你这个人也真是的┅┅」由加利非但不讨厌,反而看得出非常兴奋的样子。

由加利以熟练的动作做出狗趴姿势後,把屁股向後面高高挺起。

她就是用这种姿势和高山耕太的父亲干的┅┅由加利的态度很自然,这也引起纯也的斗志。

「快一点┅┅」由加利发出甜美的鼻音,露出阴户,扭动屁股。

纯也抱住由加利的屁股,瞄准肛门,用舌头舔上去。

「啊┅┅」意外的动作使由加利发出尖叫声。可是没有逃避。

纯也用舌头舔肛门的同时,手指插入已张开嘴的肉洞里,所以由加利的声音里带着惊讶和欢喜的感情。

纯也的手指和舌头立刻感受到强有力的肌肉收缩。此时,纯也还不了解女人的前後洞和括约肌的关系。插入肉洞的手指被夹紧的同时,肛门的收缩似乎要把舌尖反弹回来。对纯也而言这是新发现,颇富趣味。

「啊┅┅好┅┅那样弄就快要泄了┅┅啊┅┅继续弄吧┅┅怎麽办┅┅快要泄了┅┅把你的坚硬肉棒插进来吧┅┅我想要┅┅」

纯也对美丽的女秘书的要求感到惊讶。大胆、率直的好色女人,同时也感到她具有很大的魅力。

「真的这麽想要我的肉棒吗?」

「想要┅┅想要!快一点用力插进来,阴户坏了也没有关系┅┅」

纯也觉得热血直冲脑顶,自从第一次和母亲性交以来从未如此兴奋过。右手握住肉棒,从马口出来的透明液体不知何时溢出的,已经流到阴囊。龟头顶在肉缝时,刚才用嘴爱抚的肛门,像水池里的鲤鱼嘴一样一开一闭。

「要进去了。」纯也说完,把肉棒插入肉洞,姆指插入肛门内。肉棒立刻被柔软的肉壁包围,但姆指几乎被反弹出来。

「啊┅┅不要┅┅痛啊┅┅」

纯也听後,立刻抽插肉棒。由加利喊痛的声音立刻转为好。纯也一面抽插,一面再度将姆指插入肛门内。

「啊┅┅怎麽办┅┅唔┅┅」在由加利的下体,同时产生快感和疼痛。

纯也没有放弃阴户的抽插,因此由加利的哼声更大,纯也见状,将姆指深入肛门里。在橇开肛门的坚硬洞口时,姆指便轻易的进入第一关节。因为收缩很紧,不能像肉棒那样自如的抽插,是以,以手指为轴,向前後左右摇动。肛门变成各种形状,与此同时,用力抽插肉棒,阴囊打在女人的大腿根或阴阜,发出「啪啪」的声音。

终於,由加利不再喊痛,开始改叫∶「好舒服!」

「你舒服了吗?」

「是呀┅┅你说得没错┅┅原以为还是个小孩子┅┅啊┅┅用力的插吧┅┅啊┅┅」

不久後,插在肛门里的姆指也能顺利的活动。纯也的手指和肉棒在女人的体内,彼此都意识到对方的存在,一片薄薄的黏膜却很强韧,极富伸缩力,不会破裂。说起来,女人的阴户和周边的肉都像橡皮一样能伸展┅┅

射精的预感使纯也意识到危险,由於还没有使由加利达到终点,自己却要结束,但当忍不住要射精时,由加利突然扭动身体大叫∶「让我泄了吧┅┅让我泄了吧┅┅」

现在只好靠运气了┅┅就算自己先结束也无可耐何,於是纯也开始做猛烈的活塞运动。

「啊┅┅屁股也很舒服┅┅那边和这边都舒服┅┅用力插吧┅┅」

纯也从由加利的话知道,女人的肛门也一样感到舒服,这是说加倍舒服了。每当肉棒在花蕊里进出,有两个球的肉袋就敲打女人的阴阜,从两个洞里同时发出「噗吱噗吱」的声音。

「啊┅┅好的受不了┅┅」纯也拼命的抽插,由加利也扭动屁股迎接肉棒。

「唔┅┅要出来了┅┅」纯也终於发出兴奋的声音,表示快要射精。

「我也要泄了┅┅让我泄出来吧!」由加利大叫,花蕊和肛门强烈收缩。

纯也做最後的冲刺。

「泄了┅┅泄了┅┅」由加利的身体颤抖,为达到性高潮的顶点,欢喜的呜咽。

纯也开始喷射,痛快的喷射到最後一滴,看到性高潮的美妙光彩。


§6-4

第二学期期末考试期间,纯也没有到房里来,所以理代子认为,纯也在努力用功,再不就是有了心上人。

很奇妙的是田口俊树或藤田隆司、山仓宗一,都只要求一次。开始出现时好像在恐吓,到来甚至於显示出亲切感,而在发泄欲望後都不见了,从此不再出现理代子的面前。

理代子也认为那是纯也和他们策划好的,但没有追问纯也。现在提过去的事也无济於事,也不希望增添纯也心理上的负担。而且理代子也假装被害人的模样,从中享受男人带来的快感也是事实。

奇妙的是,恢复平静生活时,理代子感到身体各处都显得空虚。和少年们陶醉在疯狂的世界时,以为自己是淫乱的女人。因此血液开始骚动,同时坐立难安。另一方面理代子也有一般常识,除非纯也主动来要求,否则不会积极的引诱。理代子知道这就是身为母亲的立场,可是消除不了空虚感。

有一天晚上,洗完澡在保养肌肤时,电话铃响了。时间是晚上十一点,从直觉知道,电话是远在国外的纯一郎打来的。除非有重要的事,丈夫是不会打电话的。这一次好像没有急事,只是利用纯也学校放假的时间,叫理代子去他在国外工作的地方。

挂断电话前,还说最近常梦到你,使理代子产生恨不得立刻见到丈夫的冲动。放下电话时,感到前所未有的骚痒感。理代子就这样躺在床上,放荡的分开双腿,抚摸火热的下腹部。想起过年时回国的性交场面,全身血液开始骚动。好像都集中在花蕊上,那里几乎要溶化了。

「啊┅┅亲爱的┅┅」

闭上眼睛时,脑海里出现丈夫的阴茎,同时也出现少年们尚未成熟但巨大的肉棒。用两根手指捏弄突出的阴核时,觉得有动静,於是张开眼睛。

不知何时进来的纯也,穿着睡衣站在床边。急忙拉起毛毯想盖在身上时,被纯也拉开。

「继续弄┅┅妈妈┅┅要继续弄┅┅」

纯也看着母亲手淫,立刻把录影带放在录影机里放出来。画面上出现在学校教室里性交的山仓宗一和理代子。很显然的是偷拍的。

「为什麽?」

纯也脱下睡衣,说∶「不只这一次,和其他的人性交时都偷拍了。这是为了我和妈妈两个人,不会给别人看,放心吧。」

「果然你是说谎,根本没有受到欺负。」

「没错,不那麽说,妈妈一定不会答应。我也和他们的妈妈性交,不然也许我就变成强奸犯了。妈妈,对不起,以後不会这样了。」

纯也说完,脱理代子的睡衣。理代子就这样在儿子的面前完全赤裸是好久以前的事了。纯也在理代子的面前脱光自己的衣服。

「都是因为妈妈手淫┅┅」纯也露出难为情的表情,把理代子的手拉到肉棒上。「啊┅┅还是妈妈最好。」

理代子听後打从心底高兴。理代子的手开始很自然的搓揉,很快就使纯也进入高潮。

「啊┅┅不行啦┅┅不要弄了。」

「为什麽呢?」

「要出来了。」

「射出来吧,妈妈给你喝下去。」理代子对自己突然说出这种话感到非常惊讶,说过後,如少女般的脸红了。

「真的吗?」纯也发觉母亲和以前不一样了,主动的说这种话还是第一次。

年轻的肉棒在理代子的嘴里更增加硬度,理代子也发觉纯也的阴茎和以前不同了。看到儿子的成长心里很高兴,但想到即将离开母亲时又有一点寂寞感。

「啊┅┅舒服得受不了。」纯也抱紧理代子的头时,肉棒进入喉咙深处然後突然膨胀。

他要射精了┅┅想到这儿,火热的精液便喷到喉咙里。

理代子感到窒息,拼命的吞下精液。不久,纯也叹一口气,从母亲的嘴里拔出开始萎缩的阴茎。纯也像要回报似的推开母亲的双腿,花蕊已经完全湿润。

「因为好久没有和你这样了┅┅」

看到母亲兴奋的模样,做儿子的也很高兴,舌尖插入肉缝时,理代子仰起头发出哼声。纯也不停的舔,用手指搓揉。

「啊┅┅要泄了┅┅不要啦┅┅会泄出来的┅┅」

「泄出来吧,我会给妈妈弄很多次。」

纯也把舌尖深深插入肉洞里,用手指沾上蜜汁涂在会阴部和肛门上。

「妈妈,我要求一件事。」理代子看到纯也的表情非常认真。

「什麽事呢?」

「我想要妈妈的处女。」

「┅┅」

理代子不知道纯也的话是什麽意思。应该知道妈妈不是处女,看纯也的表情却又不像在开玩笑。

「你说吧,为了你我什麽都会答应,以前不也是这样吗?」

「那麽,妈妈把身体转过去。」理代子明白纯也的意思。转过身体,做出狗趴姿势,抬高屁股。

他要求的果然是後面┅┅

「随你便吧,妈妈的这里还是处女。」

坚硬的龟头想推开新的门。 理代子没有感到痛苦,就算疼痛也感到舒畅。

「啊┅┅妈妈!」

理代子没有比现在更感到儿子的可爱。

丈夫从外国回来时会变成什麽情形,现在无法预测,但在纯也长大离开母亲之前,理代子准备做儿子的女人。

「妈妈┅┅妈┅┅」 那是幼儿呼喊妈妈的声音。

「射吧┅┅尽量的射出来吧┅┅妈妈要和你一起得到舒爽┅┅射出来吧┅┅ 啊┅┅啊┅┅」

理代子的脑海一片空白,唯有快感出奇的强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