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公告:本站已经启用在线播放,无需下载播放器即可快速观看,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www.av1918.com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理代子和高校生(相奸的血淫)第五章理代子~敏感的母亲艳姿

发布日期:2014-07-30  来源:网络  阅读:加载中

第五章理代子~敏感的母亲艳姿

§5-1

究竟我的身上发生什麽事了?

想到最近生活上的变化,虽然是自己的事,理代子仍有难以相信的感觉。

纯也是这件事的起因者,虽然对母子相奸有所忌讳,可是不但未能断绝,反而变本加厉,看到为性苦恼的纯也,就有献身的大义名份。到如今还有这样的自负。然後从田口俊树开始,和几个少年性交,但都有不让他们再欺负纯也的目的。

尽管如此,理代子对自己的想法不得不产生很大的疑问。接连来的少年们,都没有让人感危险或凶暴性,可以说纯也改变名字或形像出现在理代子的面前,就好像有性烦恼的思春期的孩,选理代子做性伴侣。

存在於纯也和少年间的不是欺负问题,可能是另外的事情。纯也和他们之间一定有某种协议和交涉。纯也会做出卖母亲或提供母亲的肉体的愚蠢的事吗?这样做的结果是不是有某种回报呢?这样想来想去就没完没了了。

结果理代子得到的结论,不管什麽理由,只要是为纯也,理代子就甘愿牺牲。

事实上和少年们的性问题已结束,即便受骗,现在哭叫也无济於事。而且不能公开表明理代子本身和少年们在性游戏中获得不少快乐,问题在於今後既然产生疑问,如果也有新的少年来要求排泄性欲的话,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接受呢?如今拒绝也许会引起纯也的不满,是真的受欺负只有接受,如果是某种协议就应该考虑对策。

理代子开始担心这种情形会无止尽的持续下去,如果变成丑闻传开,事情就严重了。

说起来我自己也玩了不少┅┅

晒好衣服准备休息时,在玄关的方向听到声音。根据经验,知道是打开信箱的盖子。看钟表是十一点钟,理代子去看信箱。

信箱里大半是宣传品,也有学校导师寄来电脑打字的信。信上说,为纯也的升学问题需要面谈,指定星期六的下午三点在家政科的教室。

「你好像疲倦了。」

「没有啊┅┅」

「那就好。」

母子之间出现这样的谈话,可见最近纯也要求的次数相当少。尤其和少年们发生关系後,这种情形特别显着。次数虽然减少,但看得出技巧进步了。

事实上,理代子和纯也性交时,有被儿子玩弄的倾向。常常会忘记对方是儿子,真正的发出欢喜的淫浪声。

母与子的不伦行为,使快乐的世界更强烈也是事实。

星期六下午,纯也没有回来,理代子只好二点钟离开家。

理代子搭地下铁,在学校附近的车站下车。可能是星期六下午之故,学校里非常清静。她按图找到家政科教室,可是里面没有人,黑板上写着「升学问题面谈」,字迹并不秀丽。教室里有榻榻米,理代子走进去,坐下。教室里已换了暖气,也准备了几个座垫,可见有人来做准备。

看一下表,还有十五分钟,理代子站起来,走到窗边。运动场没有人。平时应该有学生在这里运动。

不久,理代子才想起今天是每月的大礼拜前的星期六,大概特别选这一天谈升学问题。

想到这儿时,发觉背後有动静,回头看到打扮奇特的人站在教室门口。因为戴只露出眼睛的毛线帽,看不出年龄或表情,身材高大,感觉得出不是老师,身穿运动服。

就在二人面对面时,那个男人立刻用胶带封住理代子的嘴。

过去和少年们见面并没有产生恐惧感。惟有这一次,从心里感到害怕。对方身份不明增加了恐惧感。

从帽子露出的眼睛,发出异样的光泽。

一方面想到可能是学生,但老师的可能性也有,在纯一郎出国後不久,导师就打来电话,似乎对理代子有意思。

那个男人抓住了想逃走的理代子双手,扭到背後用胶带捆绑,如此一来,能自由活动的只剩下双腿。

男人把理代子扛在肩上,把几个座垫铺在矮桌上,将理代子放在上面躺下,然後盯视着理代子的身体,一句话也没有说。

理代子感到孔惧,只好闭上眼睛,心理念着,导师快一点来。这个人如果就是老师的话,理代子的希望就落空了。

还剩下几分钟就到面谈的时间┅┅理代子祈祷,在那之前不要受到奸淫,此刻只有等待时间快一点过去。

男人解开夹克的纽扣。理代子扭动上半身以示拒绝,男人发出笑声,把纽扣全部解开。现在反抗的方法只剩下扭动身体,理代子担心裙子会撩起,所以只能稍许扭动。可是这种样子看起来好似做反抗的模样而已。

那个男人又笑了。理代子认为是笑她没有力量抵抗。

太卑鄙了┅┅嘴里这样骂,但只能发出哼声。

夹克下的上衣纽扣也解开时,露出白色乳罩。

就这样认命还太早,但又没有反抗的方法。

下一步一定会脱她的裙子,倒不如趁男人注意胸部时,弯曲身体,踢男人的肚子,理代子真的那麽做了。确实发生效果,男人发出哼声,摔倒在榻榻米上。

理代子自以为踢的是肚子,事实上,脚後跟命中男人最脆弱的部份。

理代子立刻扭动身体设法站起来,向教室的门奔去。可是迈出第一步时,脚踝立刻被强而有力的手抓住,由其力道,可感觉出男人愤怒的程度,立刻又被推倒在座垫上。

这一次立刻把乳罩向上拉。露出白皙的乳房,男人用手指夹住後,以牙咬。

「唔┅┅」理代子拼命忍耐疼痛。

男人的嘴一直没有离开乳头。理代子担心乳头会被咬断┅┅

当男人终於离开乳头时,理代子掉下眼泪。除疼痛之外,对不能做任何反抗感到委屈。觉得和过去的少年们完全不同,过度反抗说不定会惹来杀身之祸。

理代子想到报上的社会版出现大标题∶「空无一人的教室的惨案,学生的母亲的乳头被咬断後遭奸杀。」想到那个女人就是自己时,全身不由得发抖。

理代子没有勇气张开眼睛。三点钟已经过了,导师为什麽还没来呢?这个男人不似导师的身体也这样魁梧,但给予人的印象不同。不知对方是什麽人就更增加恐惧感。

我一定是受骗了┅┅这样的想法可能是正确的。导师没有来,表示那封信是假的,有人冒充老师之名,把理代子骗来这里。

男人解开裙子挂钩,反抗是枉然的,弄不好还有生命的危险。理代子又流下眼泪。

男人发觉理代子的眼泪後,用舌头舔泪水。意外的是舔法很温柔。理代子的心情奇妙的动摇。

为什麽这麽温柔┅┅在单纯的舔的行为中,确实让人感到温柔和仔细。理代子感到困惑。

舔眼角和眼皮的舌头缓慢的改变位置,在鼻子和耳垂舔时,就不只是单纯的困惑,在理代子的体内逐渐产生类似性感的东西。

舌头的目标转到乳房,刚才被咬的地方产生刺痛。男人好像也发觉了,开始像狗或猫舔伤口似的执拗的舔。这一次的舔法就没有那麽单纯了。把整个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尖缠绕,又在乳头的表面轻轻摩擦。从咬到的部份产生新的感觉,很显然的可以说是性感。


§5-2

从乳头产生的快感并没有停在那里。开始向下腹部传送。女人胯下的黏膜不禁颤动。不知不觉中,扭动下半身。理代子没有发觉那个男人露出得意的笑容。

下腹部搔痒後,很自然的从花蕊溢出蜜汁。蜜汁被三角裤的底部吸收,随着扭动下半身,湿润的底部陷入肉缝里。如此一来,已充血膨胀的阴唇,如章鱼爪般缠绕三角裤裤底。

不能有性感┅┅我没有性感┅┅理代子像念经般在心里反覆的说,但毫无作用可言。

「唔┅┅唔┅┅」

理代子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现在恨不得立刻摸到那里,那样就会爽快多了。

这样是要活活的把人折磨死┅┅想到这儿,又恢复理智,告诉自己不能产生性感。

吸吮乳头的同时,毛线帽在乳房上摩擦,这样又产生刺激感,这种感觉和快感不同,会使人焦躁,急得理代子几乎要哭出来。反抗心越来越弱,表示已经被对方控制,只想到快一点解决搔痒的地方。

男人一句话也没有说。他一定看我苦闷的样子在笑┅┅

理代子觉得那样也没有关系。我不会反抗,快一点恢复双手和嘴的自由。如果他说淫靡的话,很想立刻回应。身体也已经形成回应的态度。最难为情的只有指出阴核已湿润的时候,在那以後就可以豁出去,什麽也不在乎了。

这个男人终於离开乳头。理代子觉得他会脱裙子,但这样的期待完全落空。

男人首先小心翼翼的取下封住理代子嘴的胶带,然後解开捆绑双手的胶带。想大叫是能叫了,然理代子的身体深处希望先解决难耐的搔痒感。

我真是淫荡的女人┅┅理代子对此刻自己还有这种想法,反而感到不可思议。

男人开始接吻,理代子没有回应,但也不是闭紧嘴唇,而是以暧昧的态度等待男人的舌尖进入嘴里。

结果是如理代子所愿,从男人的呼吸能感受到强烈的性欲。那种气味并未带来不快感,反而对一直忍耐的肉体形成舒畅的刺激。男人的舌尖在嘴里活动,唾液也渐送过来。理代子为保持体面摇几次头,但最後还是接受。理代子的舌头稍蠕动时,对方的舌头的活动就更活泼。

体内受到压抑的血液突然开始骚动。电流般的搔痒感掠过阴部。欲望使女人的身体受到震撼。此时,一直是被动的肉体,开始打开心扉,变成主动的女人。

热吻带来的舒爽感,使全身的血液沸腾,结果催促花蕊溢出大量蜜汁。

如果是有经验的男人,应该知道理代子这种状态是表示什麽意义。理代子不希望让对方知道而指出这种情形。不过,很明显的,肉体要背叛。当男人的唾液送进来时,理代子的喉咙自然的接纳,接纳不了的多馀唾液,就和理代子得唾液混合,流出唇外。

舌头的动作看起来凌乱,事实上还是有目标,产生强烈淫猥感,而这种感觉,可以说就是使理代子失去理性的最大根源。

受到抑制的官能之火,逐渐从身体各处冒出,原有的紧张感逐渐消失。理代子开始感受到男人坚硬的胯下之物顶在大腿上。说是在脉动,不如说有用力敲打的感觉。这种力道完全说明男人欲望的强度。

男人的嘴离开是从开始接吻的十分钟後,大概老师不会来了。面前这个戴毛线帽,只露出眼睛的男人不可能是级任老师。导师的体格也很健壮,但这个男人的体格好像尚未完全成熟,理代子的感觉和印象是体格高大的少年。果真如此的话,令人惊讶的是接吻的技巧。

不知从何处学来使女人欢喜的知识,是比理代子过去经验的任何一次接吻,都能使女人产生性感。

对方离开理代子的嘴,在女人的面前脱运动服,露出下半身。在光滑的下腹部,充满年轻感。大腿也不似成年人的粗壮感,惟有阴茎又长又粗,有力量感。

男人把那个东西靠近理代子的嘴。

啊┅┅果然┅┅

没有像成年人的龟头的包皮完全翻转。肉棒膨胀,但龟头的一半还有包皮盖住。年轻人特有的气味扑鼻,过去习惯於纯也及几名少年後,对这种气味不再有厌恶感。

男人的意图已经很明显。此时,理代子的感觉只有粗大,在这种情形下还产生这种念头,表示她在家政科教室的特殊环境下,和可疑的男人独处的状况已经失去恐惧心。

一定是纯也的夥伴┅┅果真如此,即便有粗暴的行为,大概也不会伤害她的性命,这样一想也就安心多了。认定这个人是纯也的夥伴後,产生利用自己被动的立场彻底享受对方肉体的念头。

如此一来,年长的经验便发生作用了,理代子从眼前的阴茎转开视线,故意露出恐惧的表情看对方的脸。

「啊┅┅」

不知何时,对方已脱下毛线帽,露出脸孔。年轻,看起来比纯也大。

「我叫山仓宗一,纯也的学长。」少年简单的自我介绍後,立刻抱住理代子的头。

理代子没有选择的馀地,只好把阴茎吞入嘴里。刚才还那样忍耐的宗一,开始口交後,立刻发出哼声。

听到这种声音,理代子痛快无比。看到快乐的同时,也有给对方快乐的快感。

宗一的阴茎在嘴里开始增加硬度,同时脉动。理代子知道接近射精的时刻。准备射精的刹那,从嘴里吐出阴茎,但宗一抱住她的头不放。

感觉出两个睾丸在阴囊里逐渐上升,这是射精的前兆。两个睾丸达到阴茎的根部时,宗一的屁股猛烈的摇动,同时从粗大的龟头喷出火热的液体。

理代子被那液体的强烈气味薰得几乎要昏倒,当她把精液吞下去时,由於量太多,从嘴角溢出。

射完精後,巨大的肉棒很快的失去力量,从嘴里滑出来,龟头完全被包皮覆盖,阴茎变成乾燥的香蕉一般下垂。

理代子觉得有趣,心情也轻松不少。嘻嘻嘻,现在该轮到寻乐的时候了。

就在此时,不知为何,宗一突然拿起毛线帽套在理代子的头上,因为眼睛的孔是向後的,理代子什麽也看不见了。


§5-3

无法识别物品的状态会增加一个人的不安感,使理代子又多少感到恐惧。不知道对她做什麽事的不安,一方面也引起淫猥的期待感,两者相混,使理代子的心猛烈跳动。

裙子被撩起,丝袜和三角裤一并被脱下去。理代子突然感到羞耻,急忙夹紧大腿隐藏花蕊,当宗一的手抚摸阴毛,爱抚鼠蹊部时,却又忍不住的分开大腿,手指立刻直击花蕊。从包皮露出头的阴核,受到手指的摩擦更加的坚硬。

啊┅┅被看到了┅┅

温热的呼吸喷到阴毛,理代子的身体不由得微微颤抖。下体产生溶化的感觉,从花蕊溢出蜜汁,温润了胯下。男人的嘴立刻贴在那里,发出啾啾的淫靡声吸吮。

突然开始的口交,使理代子忍不住发出哼声,头向後仰。理代子什麽也看不见,可是对方能看到一切,这样的差距,使肉体产生远大於不安的强烈快感。阴核更膨胀,阴唇充血得如肿起来一般。

「真漂亮的阴户,妈妈也这麽认为吧。」

这个人叫我妈妈┅┅那是使理代子充分感受到优越感的甜美语言。

三十岁的妈妈,虽然纯也随时随地叫她妈妈,可是被这个年纪的少年叫妈妈时,不只是心情,肉体也有舒坦感。

我是年轻的妈妈┅┅这句话确实使理代子感到舒服。

我是淫荡的妈妈┅┅很坏的妈妈┅┅在什麽也看不见的世界里,理代子一直想着这种事情。

当完全恢复时,受到口交的部份开始活泼的蠕动。产生会有强烈快感的预感,想到自己淫荡的样子就感到难为情。

舌头的动作十分微妙,在花蕊上摩擦後,从会阴部到肛门的中间轻轻掠过。马上就到达肛门的预感,使肛门和花蕊同时紧张,因为是自己的身体,不用看也知道有这样的反应。

想到宗一正在仔细观察肛门和花蕊的变化时,理代子感到十分难为情。当在屁股下塞入对折的座垫时,那种感觉就更加强烈。同时少年的嘴压在那里。那是很舒服的感觉,自己是完全被动的,在这种情形下能得到性感,不是轻易可得到的经验。

理代子软弱无力的扭动屁股,因为不得不表示反对。当少年的双手抱住双腿时,理代子假装做出认命的样子。

少年的手指摩擦会阴部,慢慢的向肛门移动,似触非触的感觉引起强烈搔痒感,使理代子心急如焚,如此一来,又溢出大量蜜汁。

「唔┅┅唔┅┅」理代子皱起眉头拼命忍耐,怕被对方听出是快感的声音。

当舌头分开阴唇,侵入到里面时,压迫感和摩擦感形成的快感,使理代子忍不住抬起屁股。虽然不至於发出哼声,但淫荡的表现还是一样。

「湿淋淋的阴户好香。」

听到宗一揶揄的话,理代子的脸红到耳根。

「感到很舒服就不要客气,爽快的哼出来吧。只是流出淫液是很不自然的。」

啊┅┅这是什麽话┅┅理代子无法反驳,因为宗一没有说错。

舒服得快死了┅┅理代子很想如此说,想用更淫靡的话毫无禁忌的喊出来。

「嘿嘿┅┅」

听到宗一的嘲笑声时,理代子也倔强的发誓不发出哼声。不过,她自己最清楚这样的发誓是不可靠的。

公认对女人有一套的山仓宗一是很熟悉应付女人的方法。可是他从未遇见过像理代子这样美丽和年轻的有夫之妇,因此先采取在女人的嘴里射精後,再开始慢慢发动正式的攻击策略。

他带来只露出眼睛的毛线帽,本来就不是为了隐瞒自己的脸孔,而是准备给理代子套上,使她成为盲目状态,然後充分的享受。这是他最近在杂志上看到为解决陷入低潮的夫妻生活,蒙上妻子的眼睛时,立刻得到新的突破。

好奇心强烈的少年认为这个方法一定很有效。在蒙眼之前的反应已十分强烈,可是蒙上眼睛之後,不但蜜汁增加,身体的反应也显着。宗一用舌尖舔到尿道口。理代子的屁股摇摆的同时,稍许抬高。

女人对这种地方也有快感┅┅宗一想到这儿时,又觉得自己也一样,刚才强迫理代子口交时,舌尖在他的尿道口摩擦时,不是很快的射精了吗?

男女的性交,由於人的不同,以及时间地点的不同,一切也随之不同。宗一对这种情形感到非常有趣。现在得到理代子的肉体,心情非常痛快,肉棒又恢复精神。

好奇心强烈的宗一,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攻击理代子的花蕊。理代子觉得自己已经有好几次产生接近性高潮的感觉。

「啊┅┅啊┅┅」

难得有这样的快感,使得理性和羞耻心逐渐远离理代子,只剩下追求快感和性欲的本能。偶而也会有清醒的时刻,可是在手指和舌头的攻击下又化为乌有。

如此反覆数次後,理代子的肉体对宗一的行为做出彻底的反应。到了这个程度,需要到性高潮的世界里迎接最大的欢乐。如果不能到达,理代子会错乱。宗一的舌头巧妙的活动,一下轻一下重,时而深入,时而浅出。还会用鼻尖不停的刺激阴核。

「啊┅┅不要啦┅┅」

嘴说不要,理代子却像真正性交似的开始扭动屁股。显然的,她是一心一意的追求性高潮。

宗一也相同。他知道不是插入肉棒为一的本能,用舌头让女人达到性高潮,也会给女人带来无比的欢愉。而且很想看到仅用舌头即可使女人狂乱的模样,况且对方是成熟的美丽妇人。

宗一尽全力活动舌头,女人溢出的蜜汁淋到脸上,但仍不顾一切的吸吮,用力舔,舌尖深深插入花蕊里。

「啊┅┅我怎麽办┅┅啊┅┅啊┅┅」理代子突然猛烈摇动屁股大叫。

宗一知道她已经面临高潮。理代子的身体像遇到紧急煞车的汽车一样,身体猛烈震动後形成拱形,到达终点。

宗一的脸仍旧贴在女人的胯下,看女人达到最高潮时的情景。从僵硬状态到突然松弛,理代子伸直手脚,只是急促的呼吸。

宗一陶醉在征服感里,抬起身体,取下理代子头上的毛线帽。

「你好像泄了。有大量蜜汁喷到我的脸上,大概很舒服吧。」

宗一说的没错,理代子不能反驳,只好保持沉默。

理代子对自己和陌生的思春期少年竟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应,并达到性高潮一事感到难为情。相反的,对自己有这样敏感的身体,也感到很可爱。

理代子更认清自己是淫荡的女人。


§5-4

宗一露出信心十足的表情,一面抚摸理代子的身体,一面观察。

如今无论做任何解释,理代子的身心都完全由宗一摆弄。已经是假装抗拒也毫无作用的阶段了。理代子偷偷观察宗一的动作,心情上是把自己开放,事实上,现在的状况也只有这样做了。

宗一看着理代子,把自己的上半身也暴露出来。

他只说是纯也的学长,可能是三年级,也可能是校友。身体如运动员,肌肉发达。尤其引起理代子注目的是又开始耸立的肉棒,,那种雄伟的气势,使理代子不由得吞下口水。理代子虽说不出口,但一直希望那个东西快点插进来。所以转移视线後,立刻又回到阴茎上。

「好像很想要的样子。」

理代子突然听到这句话,几乎要立刻点头。

「是不是呢?坦白的说吧。可以给你马上插进去,因为妈妈的阴户已经使得淫乱的女人自叹不如的湿淋淋了。」

「有什麽办法,因为你一直做那种事。」

「那种事?哦┅┅是口交吗?因为流出来的蜜汁太多,我只好拼命的吸吮了。」

理代子的身体产生冲动,使她不由己的突然伸出手抓住耸立在面前的肉棒。

「噢┅┅」对这样的举动,宗一吓了一跳。

理代子主动的表示自己的意愿,是自从进入家政科教室的第一次。理代子开始搓揉肉棒,用舌尖轻轻拍打龟头。

「噢┅┅噢┅┅」

宗一对美丽少妇的淫荡性戏心理感到震憾。没有强迫就有女人自动,心里感到舒服。所以心情的亢奋和身体的反应都比过去来得快。

「啊┅┅真受不了!」

宗一的肌肉开始抽搐,理代子的搓揉动作也增加速度,乳房随之摇曳。那是很美的景色,年长的女人忍不住自己动手,对此一情况宗一十分满足。

「让我吸吮吧!射出来也可以。像刚才一样射出很多吧┅┅」

对这样的突然变化,宗一感到疑惑,如果想性交,应该分开大腿大叫「插进来」,可是为什麽要他射在嘴里。

理代子张开嘴,把肉棒吞入嘴里,同时用力把包皮拉下去。宗一感到快感猛烈上升,刹那间想要射精。勉强忍住後,把理代子的脸从下腹部推开。

「不┅┅还要我弄吧!」

理代子抬起脸,露出认真的表情看宗一,宗一露出嘲笑般的表情慢慢蹲下去。

「我决定下一次射精是在妈妈的阴户里。到五点时,值班的老师会来巡视,在那以前,要在妈妈的身体里射一次。如果现在射在可爱的嘴里,大概就办不到了。」

如今理代子的企图被宗一识破,理代子决心彻底的享乐。如果宗一没有发现理代子的企图而射在嘴里,一定无法再很快的勃起。果真是那样,只得当命运接受。如果被识破,只好真正性交了。结果是属於後者,不论是什麽情形,理代子都准备欣然接受。

「妈妈好像也想了很多,我当然不能连续那样射精,但最後一次还是希望射在妈妈的漂亮阴户里。妈妈说实话吧,你想要怎麽样呢?」

「我的立场是什麽话也不能说。如果我说实际上不想的话,你一定会说不要的女人怎麽会这样湿淋淋的。」

宗一觉得很有趣∶「但那不是妈妈的真心话吧┅┅」

宗一希望能让理代子表明自己愿意干。

「随便你怎麽想。想干的话,就快一点干吧。」理代子露出豁出去的样子,仰卧在坐垫上。

「不要这麽无趣的样子。我是想一起找快乐的。」

「快一点弄完吧。不是有老师来巡视吗?」

「哦,是不能慢吞吞了。」宗一自言自语的说着,拉开理代子的双腿,高大的身体进入其间。

坚硬的龟头碰到湿淋淋的肉缝时,理代子不能再如死人般躺在那里了。透过黏膜感受到火热的肉棒和脉动。

「妈妈,要进去了。」

和露出快乐表情的宗一相反的,理代子故意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但内心期待数分钟後将会来临的快感。

随着龟头在肉缝上摩擦,理代子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勃起的肉棒发出电流一般,只是对正情欲达到极限的肉缝,就恨不得立刻把肉棒吞进去。

龟头在阴核上扭动,以一定的节奏压迫。

「唔┅┅唔┅┅」理代子一面哼着,一面扭动屁股。

坚硬的肉棒在充血的肉洞口触碰时,周遭的括约肌收缩,肉洞里微微痉挛。追求能塞满的东西,吐出蜜汁。

肉棒好像马上要进来,却又始终不见进来。这种状态,使女人的身体产生难耐的搔痒感。本来想说随便弄吧,但脱口而出的是∶「快给我想办法!」

说出似是而非的话,使理代子的心理产生动摇。

宗一听後,露出得意的笑容∶「你这样想干,那就干吧。」宗一用施舍的口吻说。

理代子也不能说自己说错了,现在只有等待那个瞬间的来临。

宗一用手握住粗大的肉棒,如敲门般在肉洞口轻轻拍打。也许这是用来代替插入的信号,就在此瞬间,猛然的肉棒插了进来。

「噢┅┅唔┅┅」理代子不禁发出哼声。

由於经过长时间的焦躁和等待,当粗大的肉棒插进入花蕊的刹那,那种舒畅感绝非言语所能形容。理代子决心不发出哼声的努力,在宗一的巧妙活塞运动前,就如空中阁楼般的脆弱。再加上宗一说的每句淫话,使理代子亢奋的情欲更加高昂。

「唔┅┅太棒了┅┅妈妈的阴户紧缩时是天下的绝品。脸和身体都很美,最好的还是阴户。啊┅┅太好了┅┅妈妈自己也这样想吧?是不是┅┅」

「我怎麽知道那种事。」

「我说的没错┅┅唔┅┅真受不了┅┅快要夹断了┅┅」

听到宗一的话,理代子不再怀疑他说的不是真心话。

宗一皱起眉头,好像在忍耐。理代子当然知道他快要射精了,活塞运动终止了。

「我┅┅没有夹紧┅┅是自然的变成那样┅┅我的阴户就是那样┅┅」

理代子下意识的说出淫话,当她自己发觉说出那种话时,产生强大的性奋和陶醉在甜美的世界里。

「我┅┅好得快要死了┅┅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啊┅┅太舒服了┅┅妈妈也很舒服吧?所以才那样湿淋淋的┅┅对不对?」

理代子没有回答宗一的问题,虽然是那样,但不能轻易的承认。

「唔┅┅快说实话吧!」

宗一又开始动了,那种情形和火车头逐渐加快活塞运动一样。呼吸急促,有如用钻头在混凝土的地面上钻孔一样抽插肉棒。

「啊┅┅」

拼命咬紧牙关的嘴,不知何时张开了,发出表示快感的声音。受到肉棒猛烈攻击的花蕊,即将被欲火包围。

男人和女人的性器在欲火的燃烧中,直向目的地奔去,有如永远不满足的肉体相碰的样子,完全是一种凌辱,没有一点体贴或同情。可是这样的方法比任何一次都能使理代子产生更大的快感,可说是一大讽刺。理代子完全陷入肉欲的快乐领域。觉得男人送给女人的礼物,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

「啊┅┅唔┅┅已经┅┅」

理代子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没有发出声音,彷佛要掉入无底的深洞里,感到不安。

唯有一句话是理代子认为即使死了也绝不能说的话。唯有很舒服这句话在宗一的面前是不可以说的话∶我是在教室里被奸淫的女人┅┅

但现实是进入舒服得不得了的状态。宗一的强韧肉棒似乎要爆炸,但又没有爆炸。事实上,宗一也接近最後阶段。可是比女人先射,未免使男人脸上无光,必需看到女人泄了之後才可以射精。为了想看到女人泄出时的表情,他才强迫自己做这样的努力。

宗一从理代子的表情或身体的紧张感看得出她即将达到终点。

「妈妈┅┅怎麽样┅┅好得不得了吧┅┅说吧┅┅老实的说出来吧┅┅」

两个人的性器发出的淫靡声和少年的话相混。

理代子遇到宗一的猛烈抽插,仍未说出很舒服的话,因为说出来後等於承认在教室里受到的奇妙凌辱。

对┅┅就是死了也不能说┅┅

可是,坚定的意志也快要消失,很想大声喊叫,喊叫的刹那,爽快感和开放感必能使性欲立刻加倍。

「唔┅┅受不了了┅┅啊┅┅要射了┅┅」宗一拼命的抽插,脸色通红的用力。

「啊┅┅唉呀┅┅不要┅┅」

理代子不由得说出女人的真心话,已熬到这种程度,怎麽可以让他先射出来。但在说出来的同时,立刻惊醒过来,赶紧闭上嘴。

「妈妈,你不说的话,我可要拔出来。我要射在外面,要拔出来了。」这是何等残忍的话。

宗一做出抬起屁股很想拔出阴茎的样子。

「不要!不要拔出去┅┅」理代子大叫,用力抓住宗一的手臂。「干吧!干吧!求求你┅┅好好的干吧┅┅」

这样说完後,心情轻松多了。同时,下体产生麻痹感,使花蕊受到震动,然後冲向脑顶,很明显的是要泄出来的前兆。

「很舒服吧?是不是,妈妈┅┅」宗一又问相同的话。

「是呀┅┅好的快死了┅┅啊┅┅好舒服呀┅┅」

「哪里好┅┅哪里舒服┅┅」

少年急促的声音不仅使理代子的耳膜震动,也引起女人的花蕊强烈的痉挛。

「我的身体┅┅我的阴户太好了┅┅好得快要融化┅┅啊┅┅来了┅┅来了┅┅啊┅┅要泄了┅┅你快射在我的里面吧。」

宗一看着理代子不顾一切喊叫的模样,也放弃了忍耐。

当男人的精液猛烈喷出来时,理代子觉得自己飞向新世界,全身接受新的性感,不断的说出淫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