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公告:本站已经启用在线播放,无需下载播放器即可快速观看,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www.av1918.com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人间风月之中国的摇头派对跟地下会所

发布日期:2014-07-30  来源:网络  阅读:加载中

人间风月之中国的摇头派对与地下会所


  之所以写这篇类似纪实的东西,不是诱惑众兄弟去尝试这些,药这东西没有无毒的,是药就对身体有害,兄弟我坚决奉劝大家不要尝试,切记切记,无论任何类型的国家禁止药物,万万不要服用吸食,尤其是有心脏和血压隐患的弟兄,一定不要碰!!!!

  我主要是想让不了解的弟兄们知道知道所谓的“打K”与“磕药”是怎么回事,还有就是让大家知道一下在咱们中国的顶级会员制地下会所内的种种,但由于种种原因,地下会所的情况我不能吐露太多,这里面涉及到很多问题,但HIGH的过程我一定尽力描述清楚。
  
                (上)
首先要说,K粉和摇头丸是国家明令禁止的毒品,它们会从身体机理和精神上对人体产生巨大破坏,还会从经济方面对你和家人产生巨大危害,轻者妻离子散,重者家破人亡!


  K粉和摇头丸不会象海洛因、可卡因和冰毒之类的药物一样让人产生绝对依赖性,但如果长期使用的话却可以给人身体造成严重损害,造成精神分裂,心脑血管爆裂,血压升高等严重后果,所以我也是适可而止,绝不长期,除去刚接触时有过连嗨十五天的记录之外,以后基本是一个月一次到两次。
  
下面开始吧。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所谓的摇头丸与K粉到底是什么东东。

  摇头丸是安非他明类衍生物,属中枢神经兴奋剂,也就是说可以刺激和兴奋人的神经,使人服用后不仅有强烈的兴奋作用,而且还会出现一定的幻觉、性冲动,但是因药而异——市面上的摇头丸分“玩药”与“飘药”,顾名思义,玩药是为跳舞准备的,而飘药是为精神上的享受准备的,两者一动一静。

  玩药有很多种,东北这边常用的有欧元、kk、红星等等;飘药有熊猫、蝴蝶、白天使等等,都是按照药物的外观、颜色和上面的字母命名的。

  K粉也一样分玩和飘两种。

  K粉学名氯胺酮,医学用于外科手术麻醉剂,质地纯正的K粉50毫克就会让人产生兴奋,200毫克会产生幻觉,吸食者会感受到温和而幻彩的世界,500毫克将出现濒死状态。过量吸食会导致死亡。

  K粉有粉末状的,有片剂,还有被稀释于水中的液态,现在市面上都可以见到。

  K粉对人体的作用医学上被概括为“正性”和“负性”,说浅显一些,正性是对精神和神经的刺激,让人产生鲜明的梦幻感觉,就是俗称的“飘”。负性是对运动神经的刺激,可以让人精神亢奋,兴奋的尖叫,渴望发泄,俗称“玩”或“蹦”。以上就是“飘药”与“玩药”的产生与区分。

  如今中国市面上出现的K粉有几大产地,一是产自中朝边界,也就是丹东一带,有传言说是出自北韩,但具体情况不详,出自这个产地的药物质地不太纯,相对而言也比较便宜。

  另外的产地在荷兰和日本,这两个地方K粉不属于被管制的药物。荷兰的药物品质更加纯,是顶级玩家的首选。因为荷兰产药物质地纯正,所以就算是服用“玩药”也能得到“飘药”带来的效果,可以边摇边飘,但荷产货十分昂贵,一般人买不起。

  好了言归正传,下面讲讲HIGH的过程。

  和宾馆一样,HIGH也分档次,大致上分为三到四个等级。

  最下品的HIGH就是那些没钱没路子的少男少女,在游击队式药贩子手中买来的摇头丸与药水,然后在的厅酒吧等地要点酒水混杂服用后跳舞发泄一番。

  然后是稍微有点钱的,在的厅、酒吧和KTV包房内和熟识的朋友一起磕药打K,但这样玩安全系数极低,风头稍微有点紧就得猫在家里,不然铁定被抓,而且通常音响不好,无法在封闭的隐秘场所领略震撼的舞曲,无法HIGH得尽兴。

  接下来的就算是真正的玩家了。如今有很多KTV客人进去后通常会得到客满的答复,为什么呢?因为这些地方做的不是练歌房生意,而是通常所说的“嗨吧”,大多有固定客人,生人生意绝对不做。

  嗨吧的房间通常很大,容纳十人二十人三十五十人的房间都有,而且音响极好,低音炮环绕应有尽有,通常十几二十人的消费从五六千到几万都有,价格依地域和服务而定。

  这类地方通常都可以招来陪客的陪嗨妹,价钱也依各地方的消费水准而定,沈阳通常在三百左右,出台是八百至一千,其间有职业鸡,半职业鸡,也有纯粹出来寻找刺激的良家美眉和清纯的学生妹。

  小弟我推荐找真正的学生美眉来陪,这些美眉文化素养高,玩起来却也风情万种,狂放起来会让你领略到静如处子动若脱兔的两种极端享受,虽然价钱可能偏高,但通常会物有所值——更何况经常会遇到单纯出来免费享受刺激的,只要你供药让她嗨爽,她便会免费任你蹂躏!后面我会单独介绍一下学生妹的风情。

  正经玩的有一套顺序,下面我和大家说说。

  每个局儿都有个领头的,江湖上称为“局长”,分管此次局儿的大小琐事。进入包房后先不开音响,而是把空调打开放热风,让屋内温度上升,以便后来让人发汗,更顺利的泄出体内药力。之后等服务员上水和果盘,辽宁一带流行小瓶装的伊云和脉动,通常三十至五十圆人民币一瓶,也有卖到上百的。

  酒则很少有人要,我就从来没见过在嗨吧里要酒的,为啥不知道,听说磕药打K之后喝酒会死人,但水是必不可少的,一是可以补充体内水分,二是打K时候能用上。上水后换上店里赠送的短袖,我和朋友们的习惯是光膀子,让陪嗨的小妞脱光,呵呵,方便嗨完了找她们干一炮败败火。

  等闲散人员退出之后局长便关门分药,如果有纯正的荷兰K粉一般就不磕摇头丸,没有荷兰货的话先分点摇头丸,想蹦的分蹦药,想飘的分飘药,然后局长便开始刮K。

  把袋子里的K粉倒在店里提供的盘子上,盘子不能湿,一定要干的,防止沾粉。

  有些K粉不是呈白面状,而是细小的结晶体,这样的药需要先将之碾压成粉状以便吸食,刮K通常用信用卡或现金卡,需要表面光滑平整,不会沾粉,用卡轻轻将盘子里的那堆K粉横向刮平,然后顺着刮成几道,为什么要刮呢?因为K粉内含冰,有附着力,所以得用卡刮出道来。

  通常一包粉可刮成四至五道,这就是俗称的“刮道”,也有称“压道”的。

  每道粉有粗有细,抗药性强的人就吸粗的,我有一哥们儿,爱飘爱看画面(幻觉),但这家伙体格巨好,每次最少吸三道才能上劲!

  之后每人便拿好剪成大约一寸左右的吸管,一端对准刮好的K粉一端对准自己鼻孔,从左到右那么一吸,K粉就被吸入肺中。吸完之后把沾了水的湿手巾捂在鼻子上吸一下,润润鼻孔,以免K粉刺激鼻粘膜令人难受。这就是打K过程。

  打K之后开始“闪讲”,所谓闪讲就是吹牛逼侃大山。磕药打K之后人的瞳孔时大时小,这叫做散瞳,瞳孔就象在闪烁放光,眼睛闪着吹牛逼聊天,故称为“闪讲”

  ──这个过程可以说必不可少,因为磕药打K之后药力不能马上就来,需要等待,所以东北这边也称这个过程为憋听,和打麻将那个憋听是一个词。憋听期间也有我这样的色鬼,不聊天专门招呼美眉,亲嘴摸奶子扣小逼,搞得美眉唉唉叫,但哥们就是不上,为啥?浪费体力啊,过一会儿摇的时候会消耗大量体力,所以现在要留着。
  
趁着憋听的功夫说点题外的。摇头丸种类繁多,除了玩药和飘药以外还有一种比较适合美眉们服用的——春药。这类中比较出名的有:麻古、黑芝麻、十字架等,美眉们服用之后会性欲亢奋,控制不住自己。常听说有美眉在的厅等大庭广众之下脱光光狂舞一番,那就是吃了这些玩意。

  有一次我们带几个刚迷上HIGH的学生美眉到嗨吧狂欢,分药的时候问几个美眉有没有被轮奸的准备,几个美眉纷纷表示只要嗨得过瘾并且事后有所补偿就可以任我们为所欲为。于是我们便让她们磕了点麻古,然后再打了点K,憋听之后的美眉们果然亢奋无比,狂舞之中脱光全身衣物,疯狂纠缠我们。

  当然,为了配合美眉们,我们弟兄同样服用了春药,和美眉们一样蹦着蹦着就脱得精光,然后开了个无遮淫乱大会。

  陪我的是个眼镜美女,文质彬彬斯文有理,但药力上来就变成了一头淫兽,跪在包房中央给我裹了半个小时鸡巴,我转过身子把屁股分开顶到她脸上,美眉便喘着粗气在大庭广众之下狂舔我的屁眼,一直把我舔到射精。精液怎可浪费,一半射到她的小嘴里让她吞下,另一半则叫我搞了个颜射,射得她满脸,连眼镜上都是。

  待兄弟们败火之后又给她们药让她们磕让她们摇让她们冲动,观赏一群裸体美眉扭屁股摇奶子狂舞不休绝对是享受,阳萎了也能硬起来啊,所以我们又冲动了,纷纷上前搂住美眉们大干特干,情之所致便令美眉们在舞池中撅着屁股伏成一排,我们弟兄便一个一个轮流上前。

  那天共有七位美眉,这七仙女圆溜溜的屁股撅成一排,七张小逼湿润着等你操,这是多大的诱惑和震撼啊。(但这还不是最绝顶的享受,最牛逼的PARTY是什么样子能给人多大的震撼我下面会讲到的。)

  那天我先绕到七仙女身前,让她们每人给我裹了裹鸡巴,然后再绕到她们身后,从头到尾把七个美眉操了一遍,接着再从尾到头又把她们操了一遍,最后让她们并排躺下,我扑上去在这肉床上滚来滚去逮到谁操谁,射精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还是那个眼镜美眉!

  爽过之后回到沙发坐下欣赏另外一个兄弟去干她们,同样也很刺激啊。事后想起来唯一的遗憾是忘了干她们屁眼儿┉可惜了。

  好了,憋听结束,言归正传吧。

  憋听什么时候结束取决于局长的观察,当发现有人已经开始兴奋,他便打开音响。节奏强烈的快曲一响起来,蹦药的人就坐不住了,立刻离座进入舞池开始摇。

  而那些喜欢飘的就或躺或靠在沙发上闭目享受奇妙幻觉,这滋味难以描述,最直观的说法就是看画面(或称看图片),想什么有什么,你可以回忆起近期记忆的美梦,可以看到流动的感情,可以感觉驾驶着交通工具在太空飞翔,可以看到五光十色的几何图形和无规则变幻莫测的光环彩带,可以感到自己被施以了魔法,可以感受到身体溶化┉┉

  同一时刻,蹦药的在舞池里狂舞摇头,尽情发泄澎湃着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兴奋,不消片刻就会在温度颇高的室内感受到大汗淋漓,当然,药性随着汗水会挥发,被排出体外。



(下)

  那些道行很深的江湖大哥所开的会所由于安全系数并不算太高,而且我也没有那方面的熟人,因此没进去过,只是听人说来和我去过的几个有背景的顶级地下会所里面节目差不多,因此我跳过不谈。

  单纯介绍不是很直观,因此我还是使用老套路,把我的几次亲身经历融合到一起讲讲吧。

  顶级地下会所的背景已经不是个人,而是一些握有实权的政府部门,也有军队的,但不是很多。

  我常去的那家是安全局的,具体老板是什么人根本不清楚,只知道有相当的背景和实力,这个会所警察根本不能靠近,因此到什么时候都绝对的安全。

  我当兵的时候有一个过命交情的战友,同年兵,而且和我同岁,我复员后他还在部队里混,是《百花宫》里最近出现那个军官的原型。

  大家可别以为他是个二流子兵,这小子是业务标兵、五好战士,我复员后他转了志愿兵。一次返家探亲之时在长途大客上徒手对付六个抢劫的持械歹徒,被连刺七刀,最后干晕一个又拼死抓住了一个,后来在医院昏迷不醒之时上级已经做出决定,如果这小子抢救不过来就是烈士,醒过来了就是一个二等功。

  这小子命大,醒了,治疗之后也没什么后遗症,而且因祸得福,志愿兵直接提干,还被送到重庆的一所军校学习,后来被分回沈阳军区在某部任职。我就是被他拉到地下会所去的。

  第一次去的时候,这小子带了三个没有穿军装的小女兵,说是某宣传队的女兵。

  地头是沈阳一家颇为有名的酒店,但是我们去的那个地方在酒店后面的院子里,院子很大,停的都是各色汽车。

  停车之后不进那个二层小楼,而是从旁边不起眼的入口往地下去。

  这个地方是用原来的防空洞改的。

  进去之后少爷会将你带进一个装修豪华的圆厅,厅左右都是走廊,大概能有十来个房间。房间有大有小,供客人举办各种聚会。

  第一次去的时候刚进包房就让我目瞪口呆,当时我看到一个赤裸下身,上身却穿得严严实实的高个女人屁眼里夹了根点着的香烟,在最少能容纳五十人的房间中央转着圈蹦,边蹦边兴奋的尖叫──看她满脸红潮满屁股汗的样子,肯定是磕了含春药的摇头丸,周围坐着很多男男女女,男人大多还都穿着衣服,女的基本上已经都脱光了。

  第一次的时候是私人聚会性质,相互间除了我都是熟人。要不怎说我命好,第一次就赶上淫乱大会,当天没有药,想磕药的都是自己带来的。我战友分了个小女兵给我,问清楚才知道那天必须要带女伴去。

  开始之前主人宣布当天的规矩,我还挺纳闷的,后来才知道,来这里玩每次都是要宣布当天规矩的,不是每次都是乱交大会,而且换女伴的时候一定要和对方的男人商量好,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随便干的。

  其实就这个会所来说,想单纯的干女人可以到所属的俱乐部去,同一个老板开的,那才是纯粹的窑子铺,后来我也去过几次。俱乐部和会所不一样,属于半公开营业性质,收费按照人头计算,进门就是八千,之后里面的一切消费都不另计,嫖资酒水等所有项目都包含在那里面,纯粹的自助餐形式。

  里面最少有七八十号小姐,都是绝色,穿着薄如蝉翼的衣裙任凭挑选,不过有限制,一个人不能同时选五个小姐以上。

  选了小姐之后带进包房,之后就完全是皇帝享受,你想让这些美如天仙的小姐干什么都行,光着身子翻跟头拿大顶,学狗满地乱爬她们都照办不误。就连这里的公主(服务生)都穿着真空的上衣,两只奶子可以让客人清楚的看到。

  高消费的地方,连上厕所的时候都有钻石级的待遇,小姐在前面扶着你的鸡鸡放尿,后面上来两个服务员,一个把毛巾铺在你肩膀上给你轻轻敲肩拍背,另一个把两个小热水袋抵在你后腰,就是两边肾的部位,感觉暖洋洋的。尿完之后小姐帮你抖抖,然后从服务员手里接过温毛巾给你擦干净,最后连裤子拉链都帮你拉上。

  之后走到洗手台边,服务员帮你挤出洗手液后,用手持的蒸汽熨斗帮你把衣服的后面和前摆熨烫平整。洗手之后他端着小盘子上来,盘子里半边摆有香烟,口香糖,糖果,剩下半边有几张各种面值的钞票,是让你扔小费的,打赏之后服务员立刻朝你一个九十度鞠躬,而且一直保持到你走出门去。

  其实真到了这里,在意的就不是干女人了,而是怎么满足你那阴暗变态的欲望,折磨人的欲望其实谁都有,只不过一般人没钱也没机会罢了。

  转回去说会所。

  会所其实不单纯是客人聚会玩乐的场所,一伙人自带女伴来可以,或者几个男人来此小聚,让这里提供小姐也可以。我几次去后的经验是,这里基本上属于以摇头打K为主,但乱交大会也是经常开办的。就象我第一次参加聚会的时候,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百无禁忌。

  摇头派对和乱交大会都是整场全裸的,会所以外虽然也有小姐全裸陪酒的地方,但在那种公开营业的娱乐场所里的客人由于环境所限很少有脱光的,但是这里就不同,由于没有外人,所以全部男女都脱光光,到那个时候,各种被男人带来的良家小妹和少妇们暴露出完美的身子,绝对让人刺激。

  但有一点遗憾,再怎么私人的聚会,想和别人的女伴干或者玩乐的时候也要征求对方男人的意见,否则是绝对不行的。

  派对期间不时的穿插各种色情游戏,我第一次玩的是连体婴,和一个女人配好对以后大家开始玩游戏,结果我和女伴输了,于是被罚全裸着接吻,下面已经硬起来的鸡巴被很有经验的女伴用大腿夹住了,但旁边的观众却十分不满,说这不是连体,一定要我插进去,我征求了她的同意,便真的插了进去,然后和她亲嘴,一直到观众满意为止。

  另外还有一些别的节目,不少以前在别的地方玩过,当然,没有这里这么疯狂。

  但还有些别的地方玩不到的,比如个人秀、双人秀或者三人秀,其实就是玩游戏输了以后要表演节目,一般都是跳舞。女的输了直接上去跳,男人输了便由自己的女伴代为受罚。

  头次去时我战友带来的三个小女兵中的一个就玩游戏输了被罚作秀,那丫头便光溜溜的拉着另外两个同样光着身子的小女兵跳了个现代舞,绝对的专业,一看就受过专业舞蹈训练。

  当然,不是每个女人跳舞都那么专业,大多数只是光着屁股乱扭,那也够淫荡的了。

  还有激情赌和人体菜盘。激情赌是事先规定好规则,然后玩游戏输的一方被罚回答一个色情问题或者一个淫荡动作,比如问女方:第一次给男人口交的时候多大岁数,一共和多少男人干过等等,多淫荡下流的问题都可以问,输方则必须回答。

  人体菜盘在大连丹东一带被称做人体盛,顾名思义,就是在人身上的某一部位放一点食物,然后由另外一方蒙着眼睛用嘴在对方身上寻找,找到后吃下,中途是绝对不可以用手的。如果男方赢了,便可以在自己的鸡巴上套上个鱿鱼圈或者在鸡巴上抹奶油什么的,让女方用舌头舔干净,鸡巴上抹奶油还有另外一种叫法:奶油派。

  但是玩奶油派的时候不蒙眼睛,而且不止是往鸡巴上抹,全身什么部位都可以,如果对方允许,甚至可以在屁眼儿上抹点奶油让对方舔干净……但这么干的人不多。

  玩过一种比较变态的洗脸游戏,无论男女输了以后,可以让对方躺下,然后
用自己的阴部对着对方的脸摩擦,女的用阴部,男人就用鸡巴或者阴囊,见过曾
经有男的没骑几下就射了对方一脸。

  还有很多游戏,其实在很多KTV和夜总会里都能玩到,网上也经常能见到对这些游戏的介绍,各地玩法也基本大同小异。简单介绍一下。

  钻山洞:就是将一片西瓜瓤中间挖个洞,然后套在男方鸡巴上,让女方把西瓜吃完。

  打高尔夫:就是把苹果或者西红柿等圆形水果放到女方两个乳房中间,男方用鸡巴一路将水果推到肚脐或者阴部。

  猴儿酒:把酒由男方鸡巴上倒下去,酒顺着龟头一直流到下面张嘴等着的女方嘴里,然后喝下去。

  桃花酿:把酒顺着乳沟倒下去,酒经由肚脐到达阴部,然后流到下面张嘴等待的男方嘴里,最后喝下去。也有人从屁股沟倒酒的,顺着屁眼流下去淌到对方嘴里喝下。

  长寿酒:把鸡巴放在酒杯里面搅拌后让女方喝掉。

  神仙水:把加尿或者精液的酒水给对方喝。

  吊鲍鱼:把卫生纸弄成绳子模样,然后一端塞到女人阴道里让其在舞池内绕圈跑。

  溜鸟:和上面一样,把卫生纸弄成绳子模样,然后一端绑在男人鸡吧上让其绕圈跑。

  萤火虫:前文说过的我第一次看到的节目,就是将点燃的香烟放入后庭,关灯后在房内四处跳跃。

  其实这些节目本身没有什么稀奇,不少人都在小姐身上玩过,但如果玩游戏的是女军人呢?空姐呢?女警呢?模特演员呢?

  别以为是我在意淫胡说,现役女军人,女警察中有不少人经常参加这种类型的聚会,不过们倒是还知道些洁身自好,基本上限于磕药摇头参加游戏,乱交的还是不算太多,算来我还真一个女警也没干过。但空姐可就不一样了,不少人都是被包的,再不就是民航的领导带来招待人的,属于变相的卖淫。

  尤其要说的是那些明星。我本人后来在这里就见过在辽宁地区较有名气的某女歌星,逼里夹着长条手纸满场飞奔,虽然不是什么全国有名的歌手,但看到她这副模样还是差点就令我当场射了出来。

相关链接:

上一篇:裸奔的暴露 下一篇:人间风月之少妇跟摇头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