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我的观看历史


公告:本站已经启用在线播放,无需下载播放器即可快速观看,请广大狼友们牢记我们的域名www.av1918.com您的宣传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新婚人妻

发布日期:2014-07-30  来源:网络  阅读:加载中

第二天我们驱车回城里采购新婚物品,我实在不愿逛商场,不知她俩买了些什么。

  当晚,我们就再次回到村里。我先把猫送回他老哥那里,然后又把小灵和小蓝送到小蓝的“娘家”。小灵临别前对我说:“你告诉老猫,让他洗干净点。”

  小蓝羞涩地低下头。

  一听此言,我的鸡巴再次硬了起来。

  新婚的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就开车去看小蓝了。敲开门,见她们俩正忙着呢,床上散乱地放着一大堆衣物、头饰。小蓝光着身子,正在那里选内裤呢,一见我,秀脸羞红,转向一边。我知道她内心里还是没抹开这个面子,故意开玩笑道:“准备穿哪一种啊?” 小灵也笑着向我介绍:有纯棉的,吸湿性很好,到时候可以吸掉一些浪水,有蕾丝花边、中间镂空的,看上去很性感,隐约能见到小穴,可以引起老猫强烈的性欲,还有一种超小的,到时候,手指可以先进去做些前戏……小蓝涨红着脸捶了小灵一拳:“再说我撕你的嘴了!”

  小灵格格笑着,又对我说道:“小蓝的身体很敏感,我看可以选择这条纯棉白色的。”

  我点点头。

  小蓝再也不敢看我一眼,低着头把那条内裤穿了上去。

  “乳罩就更多了,小蓝为了迎合那个老东西都挑花了眼啦!”

  我赶紧捂住小灵的嘴。

  小蓝没再理她,低头继续翻着。小灵笑着捡出一条红肚兜:“这个他最喜欢的。”

  小蓝红着脸小声嘟囔着:“太色了点了。”没有去接。

  我接了过来,慢慢地给她穿上,肚兜系后背的带子有两个扣子,我附在她耳边:“我就给你系一个扣子了,到时候他一解就可以伸手进去摸了。”

  小蓝再也忍受不住了,纵体入怀,紧搂着我,娇声说道:“到时候,你在帐外,可别进来!我实在不好意思在你面前与他承欢,你等我被他弄完了,再进来吧。求求你了!”

  一双媚眼水汪汪的,情欲之火似要喷发出来。

  我点点头,深深地吻了她一口:“你到时候别想太多,就彻底放开,把他当成你的新郎,配合着他,由他尽情玩弄你吧!不要老想着我,好不好?”

  “戴不戴套?”

  “你说呢?”

  “讨厌!”

  然后我继续与她俩挑选着鞋袜,中衣,最后把一套中式的红嫁衣穿在身上,梳洗粉妆完毕,再戴上头饰,哇,眉目如画、肌如瑞雪,明眸秋水,好一个绝色新娘!最后正要给她罩上盖头,小蓝突然道:“交杯酒、掀盖头,可不能让他做啊!”

  我们四个都没想到在农村里举行婚礼,竟是如此之热闹,一路行经之处,到处都有村民围观,到了新房之后,更有数不清的讲究,在此不一一细表了。拜完天地、唱完喜歌,最后酒席开场,几十桌的人轮流向我敬酒,徐老汉虽有所安排,但我还是喝醉了,吐得一塌糊涂。

  醒来时夜已深了,人都已散去,外屋只剩下小灵一人,坐在椅子上累得不能动弹,老猫酒意十足,坐着洞房门口的小凳子上醒着酒。唯有小蓝,羞答答地坐在床边,正半掀开盖头,风情十足地向我笑着,秀美的脸庞被红布映得如同娇美动人,如同天仙一般。

  “我美吗?”小蓝声音颤颤的。

  “……你比仙女还美。”我站直了,慢慢地走到床前,轻轻地掀开她的盖头。

  “交杯酒在那里呢!你取过来,喝一口,送到我嘴里吧。”我知道,这是她渴望已久的一幕,!

  我刚要去取,身后有一只手竟拉住了我。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老猫。

  “你总不能连交杯酒也不让人喝吧!”小灵探脑袋进来,她正准备关上新房的门,然后回去休息呢。

  “说好了新婚之夜全给我的,当然得包括交杯酒了,”老猫语气也非常坚决,“上次我费了半天劲也没撬开她的小嘴,这次我一定要好好尝尝。”

  小灵愤怒地看着老猫,胸膛气得一鼓一鼓的。

  突然老猫盯着她笑了:“如果,你也能参加的话,我就让他们俩喝交杯酒。”

  小灵难以置信地看着老猫:“四个人?你疯了?你休想!!我走了!”

  “前天下午不就是四个人吗?”我突然插了一句嘴。

  小灵看了看我,摇摇头:“你疯了,我是有老公的人,我不会和你再疯了!”

  我走到门口,一把抱起小灵走进屋里,随手把门锁上。

  小灵挣扎着,却被老猫双臂接过去,她在老猫强有力的搂抱中,慢慢地软了下去,用手蒙着脸:“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我的!”

  老猫笑着把她抱到床沿上,让二女端坐好。

  这时小灵红着脸,又气又恨地指着我:“你现在也是一个流氓了!”然后声音微颤地对老猫道:“来吧,尽情地糟蹋我们俩吧!”

  二女互视一眼,同时红着脸低下了头。老猫笑着走到她们身前,伸出一双禄山之爪,当着我的面,在小灵和小蓝的酥胸上摸了起来。

  小灵只推拒了一下子,就一双手主动环上了他的颈子,任他恣意动作。

  只苦了小蓝,不好意思有所反应,只能挺着胸脯,任他大揩油水,一直摸到她的阴部,小蓝才抖着身子,紧夹双腿,止住了他肆无忌惮的动作:“求求你了,马上就可以给你了,你能不能等一等,在你占有我之前,让我和我老公喝完交杯酒?”

  老猫把交杯酒拿了过来,“来吧,你们小夫妻喝个交杯酒,希望你们鱼水谐欢,早生贵子!”

  我含着一口酒,亲向小蓝鲜红的嘴唇,小蓝深情地望着我,慢慢地张开了嘴。

  这一刻好象有一个世纪之长,当我的嘴离开她的红唇后,她尤自闭着眼。

  老猫再不想浪费一分钟了,他三下五去二,把自己脱得精光,然后对我道:

  “兄弟,对不起了,我先来了。后半夜换你吧。”然后他迳自爬到床上,笑眯眯地看着小灵:“伴郎已经上床了,伴娘也该上床了吧?”

  小灵向我羞涩地笑了笑,两只脚一踢,把高跟鞋去掉,老猫一只手臂一揽,就把小灵抱上了大床。接着,小灵的衣物被飞快地除尽,最后,当小灵的小内裤和小乳罩都被扔下来后,老猫竟放过犹在床头等他的小蓝,魁梧的身子压向赤裸的小灵,双手开始动作起来。

  小灵一面喘息着,一面对他说道:“喂,你有没有喝醉了?今天的新娘子不是我啊!”

  老猫笑着对他道:“还不知人家同意不同意、情愿不情愿呢?你是知道我的原则的,违法的事我可不干,强奸新娘子,万一被人举报了,哪可不得了啊!”

  小灵也故意使坏:“那我可得问问新娘子,你愿意不愿意啊,在新婚之夜,与别的男人尽享床第之欢啊?”

  小蓝明知他们是在故意逗弄她,但是可能是今天的婚礼非常圆满,她的心情也不错,于是她转过脸,红着脸向他们笑笑:“我,我当然是心甘情愿的。你,你再等等人家吧,一会儿我就把身子献给你享用。”她几乎不敢看老猫了。

  然后小蓝缓缓地转过脸,看着我,眼中似有泪光闪亮,我走到她身边,对她道:“别害怕,我一直在屋子里陪着你们呢。”

  小蓝点点头,我弯腰帮她把红鞋脱掉,两支肉色丝光袜里,是一对无比精美的小脚,因为捂了一天,还微泛着酸酸的体味。

  我摸着那对玉石一样精美的小脚,原想亲手脱下,这时,老猫光着身子,坐在床上,伸出右臂搂着小蓝,对我道:“春霄一刻值千金,我的小兄弟,想摸她的脚,以后有的是时间。”

  小蓝摇着头,傻傻地向我笑笑:“一会儿再给你摸吧!”然后她把一双小脚从我手里挣脱出来,移到了老猫的腿上。

  老猫低头嗅了嗅:“香艳绝伦!”然后一手揽着小蓝的小腿,一手揽着小蓝的腰,把她抱到了床上。小蓝娇叫一声,被平放到床上,高耸的胸脯微微起伏,她扭头只看我了一眼,就闭上了眼。

  老猫爬到床上,小灵坐起身,一扬小手,红色的帷幕在我眼前一晃,把一床春光关在了里面。

  这张枣红大床是那种旧式的,里面还装了一展小瓦数的红灯泡,我原以为帐子较厚,什么都看不到,可是我熄灭外面的灯后,才发现床上投射到帐子上的人影竟是如此清晰,像是看皮影戏一样。

  一会儿,里面伴着两重迷人的呻吟,不断地有大红嫁衣、中衣、外套、丝袜什么的往外扔了出来。然后是两具白玉雕像的剪影,在床上一坐一躺,玲珑的曲线,随着急促的呼吸,不断地变换着胸部高耸的挺度和小腹平滑的流线造型,中间跪着的那个又高又大的人影一定是老猫了。

  他好像说了一句什么话,我听见小灵隐约的笑声,然后躺着的那个娇秀身影坐了起来,主动地依偎向老猫,两个人头,慢慢地贴到了一起,然后就听到热烈的亲吻之声。

  我心里非常疑惑,这会是小蓝,还是小灵呢?小蓝应该不会这么主动吧?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期望他不要先对小蓝下手。

  没过多久,老猫的活动剧烈起来,帐子微一分开,一只玉臂伸了出来,扔出一只红红的肚兜,然后就听到里面有一个甜美的声音,轻轻地嗯啊着,那个娇小的身影,胸前的两点,在两只大手的不断抚摸下,尖尖地挺立起来。

  后来老猫的人头贴向那座耸立的乳峰,逐分逐寸地舐弄着她不停抖动的乳房,直到吸吮着她的乳尖,不断舔舐着为止,并发出咋咋的吃乳声,里面的云雨之声更大了!小蓝再也无力忍受那种醉人的酸麻感觉,娇喘着、呻吟着,纤腰不住扭动着。 我抓起地上绣着鸳鸯戏水的红肚兜,尤带着一丝香甜的女性肉体气息,今天早上我为妻子系上的,现在已经被别人脱掉了!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皮影春戏:原来,小蓝也会这么主动啊!

  这时,通过剪影,可以清楚地看到小蓝已经伏倒在床上,老猫的手开始玩弄起她那浑圆的臀部,过了一会儿,呻吟声终于大了起来,听得非常真切,正是小蓝的叫床声。不一会儿,另一只娇美的剪影也被老猫放倒,这时,里面传来了老猫的话音:“小蓝,这样弄你,舒服吗?”

  然后,他突然啧啧了两声:&l你看,着手处柔滑细腻,肥而不酽,你的乳房真美!”

  “还有这两只乳头,肯定没经过多少玩弄,只逗了这么一会儿,就有种象小樱桃般的手感,极品!”

  小蓝已经如痴如醉,只哦哦地叫着。

  “一般在做爱时,最好进行一次全身的抚摸,不用太着急,当然,也要照顾重点,比如这里。”

  小蓝好象应声虫一样,马上大声地回应着:“别……别……哦……哦!”

  “你知道,女人的敏感处是很多的。你的敏感点在哪里?……你不好意思也没关系,我可以慢慢地发掘出来了。”

  “我说我说,我喜欢你弄我这里……哦,对,还有这里……哦,天啊,灵,你不要动!

  你的手好坏!“

  “来,你看你底下,都湿成这个样子了,这说明你身体太敏感,对异性的性挑逗和性刺激,很容易就达到高潮,这一方面是好事,另一方面,也会造成你体力透支,被人连玩一夜,或同两个男人一起干,你可能会累倒的。来,我来把你内裤脱掉吧,唉,怎么湿成这个样子?”

  帐子上可以看出小蓝慢慢地分开大腿,老猫脱下她的内裤,然后把头钻到小蓝的两腿中间。小灵从帐里钻出脑袋,红透着脸,一面娇喘着,一面对我道:

  “今天老东西的状态很好,我们俩可能要惨了。”她一扬手,把小蓝已经湿得透透的、发出一种强烈淫秽气息的内裤扔给了我。我一面闻着一面干起老本行,打手枪。

  这时,小蓝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不,哦,不!不要那里,请别,我,我流了!”

  老猫的声音继续保持着平静:“你的阴蒂藏得很深,也不是很大,但是逗弄好的话,你看,硬起来也不小,再不断地用手指撚,弹,对,这样给你的快感是很大的,是不是?”

  “是,是的,哦,啊……”小蓝的声音象丢了魂一样。

  “我现在用手指伸进去,探探你的小穴的松紧,你不要紧张,对女人来说,偷情的时候,一方面会流出很多的浪水来,一方面,因为是和老公之外的男人做爱,不知道自己是否会受伤,所以肯定有些紧张的。我现在的手法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大的刺激,这样吧,让你灵姐帮你上身做些放松活动,你来照顾一下她的乳房,后背。”

  这时,我看见另一个美丽的倩影,伏到了小蓝的乳峰上,两个倩影的上身重叠摩擦着,四支乳头一次又一次地逗来逗去。一会儿两个人一下都没有声息,从影子上再看,却是小蓝和小灵舌头互伸进对方的口里去亲吻呢。

  在这种上下交攻和他的特殊手法下,小蓝只撑了几分钟,就第一次丢了。

  “我要尿了,我,我爽死了,哦,灵姐姐,你为什么这样,哦,我,我好舒服。啊!!”

  “你还是有些紧张,阴道里虽然流了很多浪水,但是阴道壁里面又黏又涩,不利于马上插入,这样吧,我给你吸一些出来,你要继续忍耐,马上我就会插进你的小洞里,给你解痒的。”

  “嗯,我,求求你,怎么玩我都行,只不要再用手指头弄人家的小阴蒂了。”

  “你说的?试试这个吧,如果实在受不了,你只要叫亲老公,干我,我就给你了。”

  只过了一分钟,小蓝的叫床声骤然高亢急促起来,红帐上两支玉手的剪影软弱地在虚空乱抓乱舞,彷如溺水之人在攫取救命的浮木。叫声充满了极度的难受和愉悦,我听得浑身发热,唇干舌燥。

  “男方的舌头要灵活一些,探进了阴道后,要蜿蜒而进,在肉洞里翻腾跳跃,或吮吸,或吹气,都会让你感受到很大的快感!”

  “亲老公……你插我吧……”

  “你还没亲我呢!我到现在还没尝过你的香液,你也没尝过我的呢!”

  小蓝使尽最后?

  【未完】